2019
08-14

[ofo]ofo 小黄车到底是怎么黄掉的?

  OFO创始人戴威

  面对共享单车种下这样的苦果,我觉得他们不应该去抱怨市场环境,而是应该抱怨自己高骛远的眼光,低估自己的市场风险的判断,这也是导致如今共享市场的经济状况一地鸡毛的原因之一了。OFO因为过于高估自己对市场的把控能力,也导致了最近OFO用户疯狂大量的退押现象,要知道,OFO退不出押金已经不是一两个月的事情了。有的用户更是在网上吐槽,自己早在几个月前申请了押金退款,如今年要过,押金未见踪影,面对OFO推出的最新退押政策,重新申请后估计又要排到明年过年了。目前OFO在用户押金方面,预计拖欠8亿押金未归还用户。

  装外国人要求OFO退押、"围攻"OFO总部,各种各样的招式都让用户们想绝了,到头来还不是在OFO公告上收到一句,在等等,给我们点时间马上退还给大家。最可笑的是,据说如今的退押已经成为一种可以牟利的行业了,在闲鱼上,更有人挂出帮助OFO退押,一次收40块钱手续费的生意,不过这些操作大部分都是骗人的,在收到手续费之后就随手拉黑,面对这样的情况OFO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反省一下为何有这些操作的存在?面对装外国人退押的现象连人民网都忍不住了!人民网发文表示,"如果对用户不真诚,做不到一视同仁,只会被广大用户抛弃。没有哪家企业在发展征程中始终一帆风顺。有问题不可怕,怕的是回避问题,更怕的是推三阻四,毫无诚心解决问题。"而现在甚至有不少用户组团"攻占"ofo总部去退押金,据说场面十分震撼。

  原本共享单车最初在企业家和社会看来有着光明的前景,在行业里更是新潮流企业的崛起,从巅峰到低谷,共享单车这些年到底做了什么让社会、用户如此唾弃呢?单车围城、占用公共场地、押金难退、倒闭成流、资金断裂、挪动押金等等,就这样挥之不去的阴影就笼罩在共享单车标签上了。

  进入12月以来OFO不断被推向舆论的风口,多次在各大社交网络平台上成了热搜,那么为什么昔日辉煌的共享单车,如今成为了夕阳黄昏的一线,奄奄一息垂死挣扎呢?

  (本文由科技耳目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共享单车黄昏期来了吗?

  也许共享单车行业迎来至暗时刻,如果再不寻求全新突破口,恐怕就只能等着钱全部烧完再"自然死亡"。变则生,不变则死。小编觉得共享单车企业现在活得这么憋屈,还不如大胆地放手一搏!

  面对风波的爆发,OFO的创始人戴威也向广大用户发表了一封全员信;为欠的每一分钱负责,OFO会勇敢的活下去。不管OFO能不能坚持到最后,我们现在不能马上判断是非,对于每一个行业,明天的醒来就是新的希望,如果一个企业真正失去希望,失去为用户负责的心,那么这样的企业也就离倒闭不远了。

  共享单车企业之所以这样有恃无恐,主要还是资本市场的「纵容」。共享单车的投资机构中虽然也有像滴滴腾讯这样为了自身布局的战略投资者,但更多的是以经济回报为目的的财务投资人。

  原因很简单,背负高额债务的 ofo 和摩拜已经很难找到新的投资者,共享单车的泡沫开始破裂,投资机构为了自身利益也不会再加大投入,而是需要尽早套现离场,于是只能寻求合并或者收购。

  有多少烧多少,这种项目是几年一遇的机遇。

  即使没有数以亿计的资本进入,ofo 还是摩拜其实也有活下去,甚至是盈利的可能。

  自从自从摩拜被美团收购后,ofo 资金链告急的消息更一个接一个,先后多个海外市场「大撤退」,并取消了免押金服务。

  但 ofo 创始人戴威依旧希望掌握公司控制权,先后与滴滴和阿里撕破脸,将滴滴派驻的高管扫地出门,阿里则转而扶持哈罗单车,ofo 看起来已经成了强弩之末。

  据《第一财经》报道,滴滴准备在今年第四季度低价接盘 ofo,ofo 正准备大幅裁员,ofo 惯例般否认了传闻。

  曾有业内人士计算,一台经典款摩拜单车只需要约 2 年时间就可以收回成本,而这台自行车的设计寿命为 4 年,同时押金也能为摩拜构建一个稳定的押金池,只要不过度扩张亏本补贴,也是一门利润微薄但可持续的生意。

  7 月底,36 氪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滴滴在 7 月已经派人来 ofo 做过尽调。据悉 ofo 曾获得一个 30 亿美元的出价,但「滴滴在不断降价,每谈一次价格就要折损一次」。

  从最炙手可热的独角兽,到无人接盘的烫手山芋,ofo 这三年到底经历什么?

  于是本来可以好好修炼内功的共享单车企业,在资本助推下走上了疯狂铺量、烧钱铺贴、狙击对手的老路。原本有价值的项目被快速榨干后,资本轻松套现立场,而这些企业大都已经错失了扎扎实实运营的时机。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在摩拜被收购后就曾感叹:

  当时戴威宣称要在北大内推出 10000 辆共享单车,并面向北大师生招募 2000 位共享车主,这时候的共享单车还算是是名副其实的共享经济。

  一位共享单车投资人在接受《财新周刊》采访的时候,一针见地血戳破了这一人造风口的真相。

  上帝欲其死亡, 必先令其疯狂。

  ▲ofo 创始人戴威.

  融资速度跟不上烧钱的速度,不少共享单车开始打起了用押金的主意,挪用押金来造车。小蓝单车和酷骑单车等都一度身陷押金挤兑风波。

  ▲ 急着退押金的用户围堵在酷骑单车总部. 图片来自:见水印

  最着急的可能还是 ofo,ofo 的债务危机可能比想象中严重。8 月 31 日,上海凤凰起诉 ofo 欠自行车货款 6815.11 万元。此外据财经网报道,ofo 还拖欠了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的欠款。

  不少人预计,ofo 多半会面临跟摩拜同样的命运,卖身只是时间问题。能接盘的,也基本只有 ofo 两大机构股东,滴滴和阿里。

  快点给我退押金吧,老百姓不容易 。

  这一系列消息很难不让人怀疑:小黄车可能真的快黄了。

  不过考试的日期不会无限期推迟,这样的烧钱速度让不少投资机构开始转变态度。ofo 早期投资人朱啸虎很快从此前「三个月结束战争」、「没有合并可能」的强硬口气,改口为「惟有合并才有出路」,并主动撮合 ofo 和摩拜合并。

  在 ofo 官方微博下面,有一半以上的评论都是关于退押金的质疑和吐槽。最近关于 ofo 资金链短缺的消息异常密集,就在周末,再次传出 ofo 将被收购的消息。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无论是摩拜的胡玮炜,ofo 的戴威,还是特斯拉的马斯克,都不能例外。

  谁杀死了共享单车

  不过刚刚获得获得融资的 ofo 的扩张速度依旧不是太快,主要还是集中在校园, 2016 年 ofo 逐渐向全国 20 多个城市的 200 多所高校推广,在校园里积累了 80 万用户,日均订单达到 20 万。

  2017 年 12 月,朱啸虎悄悄将 ofo 的股份全数卖给了阿里巴巴,套现 30 多亿美元。而 ofo 和摩拜最终也没有走向合并,今年 4 月份,摩拜以 27 亿美元被美团收购,只剩下 ofo 还没有「归宿」,在这几个月里艰难挣扎。

  直到 2016 年 10 月,ofo 正式走出校园 ,进军城市市场。背后是大量资本的急速推动,仅在 2016 年几个月时间里,ofo 就经历了 5 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了 2 亿美元。

  2017 年 7 月 ofo 获得了 7 亿美元的 E 轮融资,后来有投资机构高层透露实际金额为 6 亿美元,但不到两个月 ofo 就烧光了 6 亿美元。

  共享单车的两大龙头 ofo 和 摩拜也不例外,据看过两家公司财务报告的知情人士透露,到了 2017 年 12 月,ofo 账面包括押金在内可动用的现金仅剩下 3.5 亿元,还将 30 亿元押金用于支付供应链欠款,摩拜也同样挪用了 40 亿押金。

  还有各种变着法创新的车身广告,也看出 ofo 急需变现的迫切。上个月 ofo 还宣布在官方 App 上线短视频广告业务,用户在扫码开锁时可观赏到 5 秒钟的品牌广告视频。

  ofo 和摩拜的烧钱速度也在 2017 年达到顶峰,这些钱大都用在投放新车和补贴用户上,除了投放不能停,ofo 还经常推出 1 块钱的月卡促销,这导致 ofo 基本入不敷出。

  2015 年 6 月,北大研究生戴威自掏腰包采购 200 辆小黄车投放在北大校园,并在校园推出「共享计划」,向学生回收单车作为共享单车。这样用户共享了一辆车,就能获得所有小黄车的使用权。

  报道还指出,滴滴创始人程维对 ofo 的预期收购价格只有 15 亿美元左右,约为美团收购摩拜金额的一半。

  ▲ 图片来自:虎嗅

  ofo 这一共享单车模式也很快得到认可,10 月份在北大校园日均订单已经有 4000 单,并获得了第一笔 900 万的融资。

  据统计,2017 年共享单车投放量高达 2300 万辆。ofo 在这一年还曾表示计划在年底投放 2000 万辆小黄车,日订单量也超过了 1000 万,与摩拜瓜分了共享单车超过 90% 的市场份额。

  到了 8 月 3 日,凤凰科技从共享单车知情人士处获悉,ofo 被收购的价格已经降到了 14 亿美元,由滴滴与蚂蚁金服联合出资收购。

  业务运营不是为了盈利,是为了融资,为了拖死对方,这不是真的商业模式。

  ofo 和摩拜,可以说是作为近年来中国崛起最快、是最受资本追捧,融资速度最快的互联网企业, 不到 3 年就获得了超过 20 亿美元的融资,但都在今年迎来了各自的至暗时刻,不得不寻求卖身。

  共享单车是个单边市场,行业属性决定了他们不必发动激烈的烧钱补贴战,摩拜和 ofo 短期内在增量市场和平共存本毫无问题。

  这样的融资速度背后,承载的已经不是戴威自己的梦想,大学校园的几十万用户让投资者看到了 ofo 的潜力,但却满足不了他们对财务回报的期望。

  为了吹起这样的人造风口,共享单车已经偏离了正常的商业逻辑,变成了融资的工具。小蓝单车 CEO 就曾在一场发布会上公开表示:

  每天每辆车的使用频率是 8 次,每辆车成本 200 元,骑一次 0.5 元,两个月回本,同时车辆不出校园,易管理。他计算,校园一天可到 200 万单,一年收入 3 亿多元人民币,利润 3000 万 - 4000 万元。在 A 股上市没问题。

  2017 年开始,ofo 和摩拜等共享单车开始了蒙眼狂奔,尽管还没有哪一家能找到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但似乎只要敢入局就有资本敢接盘,于是开始了无止境的融资、烧钱、补贴、扩张……

  市场上有那么多钱,这就像考试的日期被推迟了一样,你根本不需要更努力地学习,只需要晚些再用功。

  随着共享单车行业的衰落,共享经济也不再备受追捧,但共享经济本身或许不是一门坏生意,而是资本的大举进入打乱了共享单车行业正常的发展脚步,就像摩拜投资人龙宇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的:

  但在投资人眼里并不是这样,朱啸虎曾把 ofo 描绘成一个低成本高利润的生意,有意无意忽略了建厂、运输、物流、研发、损耗等成本。

  ▲杭州的共享单车「坟墓」. 图自:Wired

  在 ofo 和一众共享单车在全国多个城市留下数以吨计的废铁之前,ofo 也是有过岁月静好的时光,没有疯狂铺量、没有烧钱补贴,ofo 还是个小而美的校园创业项目。

  随着前几年互联网行业几场大并购结束后,被视为互联网上半场的终结。手握大量现金的投资机构一时间难以找到高回报的风口项目,这时候共享单车出现了,既有共享环保的美好故事,又能在线上流量红利枯竭的情况下,开辟一个新的线下流量入口。

  资本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不过据《每日经济新闻》从知情人士获取的消息,这次收购「一度只剩下签字的问题」,但最终另一大股东阿里没有同意,此前阿里转向扶持哈罗单车,被视为阿里可能放弃 ofo。

  这样的资本参与密度和业务扩张速度,在互联网创业领域极为罕见,用疯狂来形容都不为过,同时也为后来的危机埋下了伏笔,正应了莎士比亚的《麦克白》中那句名言:

  不过资本的大量涌入也让共享单车不再考虑如何通过精细化运营来与对手竞争,甚至不用考虑盈利,要做的只有不断投放和补贴,反正总会有投资机构兜底。

  在这样的背景下,ofo 寻求收购可能是唯一的出路,但显然主动权已经不在 ofo 手上。

  人造风口掩盖了风险

  硅谷著名投资人 Roelof Botha 曾提出一个观点,他认为充裕的市场资金让缺乏竞争力的企业得以生存下去。尤其在互联网行业里,很多企业整个生命周期都在向外界寻求资本,主动迎合投资者对于回报率的期待,以致于没有把如何盈利放在第一位。

  ofo 狂奔之前

  一部分是技术研发费用20亿以上;

  ofo创始人戴威这个年不好过,因为不久前列入了老赖名单。公司和戴威本人不得坐飞机、火车软卧等,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等。

  ofo有先发优势;

  再加上挪用的20亿以上的用户押金,ofo在4年多时间里是如何烧掉了至多160亿的资金,尤其是在最疯狂的2017年?

  一部分是市场公关费用10亿以上;

  ofo是怎么“死”的?死于薅羊毛党,死于监管,死于用户补贴。

  在2018年之前共享单车绝对不是好的一个行业,不只是充分竞争,而是陷入恶性竞争。从2015年开始起步,到2017年10月达到峰值订单3200万。根据公开信息简单测算,2015年日均算50万,2016年日均算500万,2017年日均算1800万,2018年日均算400万,总共提供了100.375亿次骑行服务。

  一部分是行政管理费用10亿以上;

  ofo的失败,也是迷信资本烧钱模式的失败

  但去掉一半的运维损失,还有30亿就是合理的吗?由于是密码锁,而非智能锁,带来了更多的运维成本和压力。硬件不足,人力来补,最终得不偿失。峰值的时候,ofo全国有三四千号员工,个别城市就有好几百号运维人员。而它的竞争对手,也就是现在遥遥领先的哈啰,全国也不到2000人,而其中近一半都是技术研发。所以ofo的人员和管理成本就非常巨大。

  所以ofo的失败,不代表共享单车行业的失败,只是自己没有做好而已。ofo死了,这个行业活了。准确说,没有了恶性竞争,共享单车这个行业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行业模式。

  这是一个内部管理问题,利润都被腐败员工吃掉了。

  一名公司股东人士称,"ofo 的供应链回扣一度达到一辆自行车 10 块钱。‘ 90 后’管理层奢侈品消费成风,一人一辆特斯拉,他们哪里来的钱?"

  监管损失,30亿以上

  哈啰逆袭,而ofo,摩拜失败的案例,给资本和互联网创业者一个深刻的教训,就是证明了资本烧钱模式的彻底失败。

  2018年初,ofo通过动产质押的方式向阿里借款17.7亿元,质押物是其所拥有的单车。现在ofo能用的自行车,了不起就小几百万辆了。负债已经远高过了资产,属于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况了!

  内部薅羊毛党,供应链损失3-6亿

  更好用户体验是有成本的,不要轻易承诺,更不要免费给用户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的服务。在电商领域,京东其实带了一个很坏的榜样。京东极致免费的“211”用户体验,虽然搞垮了竞争对手,赢得了用户,但也给自己给行业都挖了一个大坑。

  做商业,没有那么多复杂的逻辑。最重要的就是开源,其次是节流。ofo除了在节流方面不到位,被内外薅羊毛,还有就是被用户薅羊毛。这里说用户薅ofo羊毛,还不是非常合适。这是ofo主动采取的补贴策略,用户并没有赚钱,只是ofo损失了收入。

  但ofo被内部薅羊毛最严重的,还不是硬件本身,而是硬件问题带来的运维薅羊毛。

  ofo已经被太多人写过了,优势这么多,那么ofo到底是怎么死的?

  - 作者 李成东

  即使是按照1元/次算,2018年一季度的收入,天气严重影响骑行次数,日均算600万,一季度的营收也就5.4亿。

  ofo最终一共收到了多少钱呢?

  3、监管成本,大量车辆被报废;

  有记者采访金沙江创投朱啸虎,“为什么投ofo?”

  “什么样的生意最好做最赚钱?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垄断性”,就是垄断的生意最好做。不管这种垄断,来自技术专利垄断,还是资源垄断;市场竞争自然垄断,还是行政政策垄断。只要是垄断,就都容易赚钱。”

  哈啰逆袭,而ofo,以及摩拜失败的教训案例,给资本和互联网创业者一个深刻的教训,就是证明了资本烧钱模式的彻底失败。

  资本寒冬来了,经纬张颖建议创业者拿出50%以上的时间去融资,我是反对的。创业者应该花50%以上的精力去思考如何省钱和赚钱,没有自我造血能力,再多的钱也经不起烧。

  ofo是怎么“死”的?抛开情绪的一面,抛开董事会意见不一致决策问题,也抛开融资问题,就业务谈业务,

  城管没收共享单车这个事情,在2017年之前各家投放不多的情况下,还比较少见。但在2017年各家大规模投放以后,引发社会舆论之后,城管介入,各城市的“共享单车坟场”新闻也屡见不鲜了。

  合计160-170亿,其中有应当花掉的,而有相当一部分是浪费掉的。

  最近几年除了政府反腐,我们听得最多的就是互联网反腐了。从BAT,到京东、大疆,太多了。但你以为就只是这几家公司有问题吗?权力寻租,这在互联网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ofo到底是怎么死的?

  ofo,从2015年获唯猎资本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获东方弘道(弘合基金)与唯猎资本900万元的Pre-A轮融资,到最后2018年3月13日拿到阿里17.7亿借款融资。三年时间,融资总额接近150亿。期间有老股东套现,至少也是120亿以上的融资。ofo运营了4年,促销补贴损失了大量收入,但也至少是在20亿的水平。

  内外勾结薅羊毛,运维损失30亿+

  什么样的行业是好的行业?

  一个月前带鸿儒私董会学员到哈啰交流,杨磊说:“共享单车行业,是一个起步门槛极低,但规模化门槛极高的行业。因为刚投放的时候,都是在人流密集的区域,都是新车,使用率都很高,所以起步订单数据都很好看。但随着时间推移,自行车破损,以及被骑到小区,郊区,而订单数据会持续下滑。

  在2017年中的时候,ofo每月仅运维(包括维修、调度)成本就约需3-4亿元,还不算3000多名员工工资。

  望引以为戒!

  大年三十,写这个文章,没有蹭热点的想法,ofo身上的确暴露了绝大部分C轮死公司经营问题。《旧唐书·魏徵传》李世民曰: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但如果不是veto right原因,顶多也就落得一个类似摩拜被卖掉的结局,或15亿美金卖给阿里,或20亿美金卖给滴滴。当然比起破产清算,于用户,于投资人,于创业团队,于员工,都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

  一部分是直接硬件投入在60-70亿;

  4、用户薅羊毛,平台补贴亏损;

  。四年时间,花掉了六十亿是有的,其中一半肯定是浪费了。

  因为导致了车辆被城管收走“报废”,以及运维成本指数级上升,这个在此前共享单车模式里面并没有被考虑到。

  在上线一年后就盈利了,且每年都规模化的盈利。之所以能够盈利,就是没有补贴用户。在发券,红包等各方面,都非常谨慎。或许给每个用户的奖励都不太多,可能只是几十元,但用户规模是千万级的时候,就是数亿元的成本。如果是满减活动,就是数亿元的收入减少。

  - 公众号东哥解读电商(ID: dgjdds)

  在2018年的6月19日,ofo在遵义召开了一次内部大会,根据会上公布的业绩情况,2018年第一季度的收入超过2017年全年收入,2018年第二季度较第一季度翻倍。

  所以毛估估ofo运营四年的营收也就20亿上下。

  和其它友商不一样,哈啰在每个城市只有几个运维人员,而不是几十数百个。而且每个运维人员每天每时每刻要做什么,都是总部的技术系统自动下派的指令,从而避免了任何可能的运维腐败。 总部有数百个分析师,通过数据分析,提升城市共享单车的运营效率,避免自行车的集中堆放给大众出行带来不便。

  朱啸虎回答:“因为,ofo商业模式非常清晰。一辆自行车两百块钱,在校园里每骑一次五毛钱,每天能骑十次,就收了五块钱,两百块钱可能四十天就赚回来了。加上维护成本,偷窃、损坏,可能三个月时间,成本就赚回来了。三个月能赚回来的商业模式,是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而正常1元/次的收费情况下,ofo应该能够收到多少钱?100.3亿元。如果没有恶性竞争,ofo不会死。即使用最差的车,技术还非常弱,被薅羊毛,商业模式依然还是成立的。

  当然供应链腐败,ofo不是最夸张的。此前一同事到了某共享单车担任新的城市运维主管,只是负责组装一辆自行车就要花掉近200元,他到岗后控制在18元。而早期的单辆自行车的采购成本高达3000元,不是车有多好,而是从创始人所属的自行车工厂采购,后来被投资人严令才得以停止。

  1、内部薅羊毛党,内部供应链腐败;

  因为ofo小黄车退押金排队的人多达1200万之多。ofo押金有99元、199元不等,折中算就是18亿元。

  ofo在2017年中之前拿到了该赛道最多的融资;

  搞清楚了这160亿的去处,基本就知道ofo是怎么“死”的了。当然如果作为更加严谨的调查文章,还需要更多的调研访谈,最好拿到融资尽调材料应该会更加清楚问题所在。东哥相信投资人会更加清楚一些,本文只做粗略计算,仅供参考!

  这个标题也许是不太合适,因为这家公司还没有正式宣布“死亡”,或者破产清算。但在公众,或者投资人眼里,差不多已经等于死了。

  在2017年中的时候,有ofo前员工爆料称:“ofo内部管理一团糟,制度混乱,从高层到基层,贪腐现象严重。”

  ofo投放了1500万+辆自行车,但真正能运行的有多少?除了运行破损的,还有被小学生,农民工,包括骑到社区,郊区,相当一部分都被“私有化”了!

  和大多数人的印象不一样的是,共享单车,或者自行车分时租赁其实是一个技术门槛极高的行业。”

  你以为ofo这种情况,是少数情况吗?在互联网创业圈非常普遍。迷信资本,而不是尊重商业规律。

  pony马评价说是因为Veto Right,因为ofo董事会中,戴威、滴滴、经纬等都拥有一票否决权,所以ofo是被其他董事生生耗死的。

  这也是我对众多创业公司提出警告的地方,对公关活动千万要谨慎。做好了自然是好,但做不好,适得其反,引发社会舆论反弹,带来不必要的政策监管。对ofo来说,是致命的监管成本。

  但由于是密码锁,在后来的运营中极大的增加了运营难度和成本。到了2017年中大规模投放的自行车,上了智能锁,差不多500元一辆了。而这个时候的摩拜每辆车1000元,哈啰单车是800元左右。

  ofo拿到了最为关键的阿里和滴滴的战略投资,抱上了大腿。

  戴威曾告诉路透,2017年底单车的投放规模将达到2000万辆,而两次质押车辆向阿里借款,预估抵押车辆在1500万辆左右。早期的ofo车辆220元,算上密码锁差不多300元一辆。戴威自己在2016年10月举办的盛景核心学员大会上计算过ofo的折旧成本:一辆小黄车成本不到300元,12个月报废。这也在朱啸虎接受媒体采访中得到印证。

  一个现任员工爆料:“一个城市经理每月可以贪好几万,就连学校运营都可以贪个几万十几万。”

  这个里面有因为硬件问题,带来的维修和调度成本,也有内部腐败,内外勾结带来的外部薅羊毛成本

  收不了多少钱,因为在竞争最激烈的2017年,ofo激进的1元包月策略,估计平均一次都收不到一毛钱。

  最重要的盈利法则,就是不要搞用户补贴,避免被用户薅羊毛。

  本文摘要:

  即使你拿了最多的钱,也抱了阿里腾讯的大腿加持,如果违背了商业规律,也难免一死。

  但更大一部分,是直接被城管给“没收”拉到郊区给报废了。说一半,都不算多,所以这个损失在30亿以上。

  但还是没有回答一个问题,曾经的四大发明之一,曾经的独角兽何以落得如此困境。

  在2018年营收压力大的背景下,ofo开始接受广告投放。据公开刊例显示,ofo 的广告资源是“1500 万辆单车、覆盖全国 2.5 亿用户”。只是按1500万辆,都按照300元算就是45亿元,如果一半一半算,光自行车硬件成本高达60亿元。2017年12月财新报道称,ofo 挪用押金超 30 亿用于供应链欠款,账面仅剩下 3.5 亿。所以只是在硬件投入上,肯定是在50亿以上。

  供应链回扣率2-5%,只是供应链这块内部损失就达到了1-2亿,间接供应链损失至少在2-4亿以上。

  一部分是运维成本在60亿以上;

  我之前有写过一篇文章《

  当然表面看是因为共享单车公司的公关处理不力,但本质上还是共享单车疯狂圈地投放自行车带来了公共社会问题。为了达到资本要求的订单量,而没有考虑公共交通能够承载的能力。

  所以东哥在这里教电商一条

  用户薅羊毛,损失80亿

  这五种商业模式最赚钱》,有过以下总结。

  2、内外勾结,外部薅羊毛党,运维成本超高;

  我现在也服务很多电商独角兽,做战略咨询。我经常向很多创业者谈到自己合作的某个电商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