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7-26

[失踪]寿县一大妈野外采桃,失踪8天!找到时已

  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被两名租客带走随后失联的事件依然牵动着众人的心。

  淳安警方答复目前女童失联案部分网络传言

  图片来自东南网

  失踪女孩确认曾在漳州东山出现6日凌晨离开

  6日凌晨4点左右,三人离开东山,乘坐出租车南下至广东汕头。

  今晚7点半左右,福建日报新媒体闽南网记者从漳州东山县公安局相关人士获悉,据调查章子欣曾在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出现。该人士告诉福建日报新媒体闽南网记者,7月4日,章子欣与两位租客到达东山县,其去过东山马銮湾,与网传在东山海滩边出现的视频吻合。上述人士介绍,在东山停留2天左右,期间,章子欣与两位租客的活动轨迹,除了海滩游玩,主要在超市购物。直至7月6日凌晨4点左右安全离开东山县,三人乘坐出租车南下至广东汕头。

  在女孩父亲章军的手机里,保存着一段女儿在海边开心玩耍的视频。这是男租客在7月5日发给他的,起初他以为是象山,可到了象山怎么看也不像,那么这段视频拍摄地是哪里?

  7月13日上午,接网友爆料,记者从网上找到了疑似男租客的抖音号。

  而对于网上传言说两租客曾向章先生一家寄过纸质礼物一事,胡宇飞回应说,女童家属表示没有收到过纸质小人、纸质礼物等异常礼物,对房间进行现场勘验时也没有发现此类物品,网上这类传言是不真实的。

  最新消息,下午15点左右,在象山松兰山景区海里发现了失踪女孩子欣的遗体。

  7月12日晚播出的央视12套《热线12》,采访了淳安警方相关负责人。网上的一些传言得到了回应。

  目前,该账号已无法打开,可能已经被封。

  搜救行动已经持续多日,很多细节浮出水面,但整个事件依然像被迷雾笼罩一般……

  浙江杭州9岁女童被两名租客带走后失联一事持续发酵,网传该9岁女童章子欣曾在福建东山县出现。今天,福建日报新媒体闽南网与浙江等全国媒体联动,向广大网友发布寻找章子欣信息,齐祝她早点与家人团聚。

  从视频透露的信息,感觉这两人比较有钱,花钱也很是大手大脚。

  警方证实淳安失联女孩曾被带至福建漳州等地

  【浙江新闻+】

  在东山期间,三人除了海滩游玩,主要在超市购物。

  12日晚,据福建媒体从漳州东山警方获悉,章子欣与两位租客曾在东山出现。而那段章子欣带着游泳圈在海边欢快玩耍的视频,就是在东山马銮湾拍摄的。章子欣与两位租客在东山停留了2天左右。

  账号上有三段视频,一段记录着两名租客带着章子欣在奉化黄贤公园游玩,一段记录着疑似小女孩淳安老家的桃林,还有一段疑似女租客发布的两人之前旅游的视频。

  针对网上的传言和男女租客的行踪轨迹,杭州市淳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胡宇飞作了回应,他表示:淳安警方已经派出四路人马奔赴各地,关于女孩母亲和男女租客串通,男租客长期不回家,女租客外面欠债长期不回家等网络传言,警方已经开展调查,目前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证实。一旦有了情况,会第一时间发布消息。

  图片来自东南网

  监控显示,7月4日下午5点40分许,三人出现在了马銮湾景区附近某酒店,他们原先预定的是4日至5日,价格为270元豪华大床房,结果酒店无房,三人离开,随后入住了附近另一家酒店。

  即使在科技发达的今天,科学依然有许多无法解释的现象,尤其是在神秘的新疆罗布泊,存在着许多科学无法解释,人们不敢相信的事和物,在科学家彭加木失踪后,一切变得扑朔迷离。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罗布泊就干涸了,如今成为了一片盐壳,在普通人看来,一片干涸的湖泊已经没什么价值了,可是在科学家眼中那里却值得探险考察,彭加木就是这样认为的。

  也就是这一次,在6月17日这天,彭加木失踪了,出动几千人,几次寻找都始终没有找到他,哪怕是遗体,死的实在是蹊跷,不过上海市仍授予了他“革命烈士”的称号。

  重水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水,外观和普通水相似,只是密度比水要大,它的用途也很多,不过最为重要和有价值的用途是在核反应堆中,能够控制核裂变,制造原子弹就必须需要重水。

  于是彭加木在1979年11月15,第二次进入了罗布泊,这一次随行的有电视台,一直到12月20日结束,这一次取得了许多成果,后来在1980年5月8日,彭加木第三次前往罗布泊。

  这个突破性的发现是他在第一次进罗布泊发现的,1964年3月5日到3月30日,为其25天的时间,彭加木和其他科学家一起环绕了罗布泊一周,其面积是450平方公里,范围不算大。

  彭加木是广东番禺人,1947年,22岁的他从南京国立大学农学院毕业,后来到北京大学任教,后来在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工作,早在1956年,他就申请去新疆考察。

  在这次的行动中彭加木等科学家采集了水样和矿物标本,水样包括了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三条,对河水中的钾含量做了检测,通过结果判断,罗布泊可能有重水。

  不过第二年,由于他身患恶性肿瘤而终止,病愈后他又去了云南、福建、甘肃等地,也曾经15次去过新疆,还帮助改建了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不过去罗布泊考察他只去了三次。

  在60年代的时候,中国还没有重水,也没有技术提炼,只能用外汇向国外购买,彭加木的发现无疑是具有颠覆性的,中国其实本身就有重水,可惜由于时间仓促,没有完全找到。

  罗布泊在新疆东南部,它原本是一片宛如人耳的湖泊,曾经被誉为“地球之耳”,也叫“死亡之海”,大概在公元330年左右,当时楼兰古国还在它的西北侧,那里还有水。

  他去罗布泊的目的是什么呢?公开的目的有两点,一是调查自然资源,二是考察自然条件。彭加木在罗布泊有一个颠覆性的发现,改变了中国依赖进口的一个困境,为中国省下了大笔钱。

  2019年5月14日,江西华东交通大学22岁的大四女生张绮雯迎来了自己的毕业季,即将告别过去四年的大学生活。然而就在14日这一天,毕业生张绮雯却如人间蒸发一般,失去了所有消息,使得联系不上的父亲张许基心急如焚,最终在女儿手机一直打不通的情况下,张父第一时间选择了报警。

  希望这个叫张绮雯的女孩能够安然无恙,但愿她只是想放松一下心情,盼能够平安归来。

  张绮雯失踪后,张父和小胡到保安室查看监控,监控画面记录14日下午18时6分,张绮雯走出图书馆,10分钟后张绮雯走出华东交通大学南大院的东门,再无踪迹。出走前没有任何异常,情绪也没有任何波动,这是张许基认定女儿不可能轻生的理由。一个正当花季的少女,拥有大好前程和奋斗的决心,怎么会想不开?

  张许基和女儿的朋友小胡发布一则寻人启事,只希望能够找到失联5天的女儿,了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失踪前努力修改论文,向指导老师寻求帮助。在某社交聊天平台上,张绮雯向指导老师抱怨毕业论文的难度,老师表示没有办法,明天就要交答辩论文。

  20时55分,张绮雯男友回复道:“这么忙啊,好吧,快点写完哦。”23时18分,张绮雯男友又发消息:“我睡觉啦,晚安。”然而张绮雯再没回复男友消息,直到第二天张绮雯失踪的消息传遍校园。张绮雯失联时的体貌特征如下:身高165cm到167cm,乖巧的长发女孩,失踪时身着黄褐色外套,内穿深蓝色T恤,裤子是阔腿休闲裤,鞋子为白板鞋。

  江西大四女学生自5月14日离开图书馆,至今为止已经失联5天,失踪前情绪正常,当天正在忙于修改毕业论文,无任何异常表现。

  从聊天记录看,张绮雯不常出现在老师的办公室里,老师对张绮雯的学习态度有些不满。张绮雯为自己的不认真道歉后,老师给出了用熟悉软件编程的建议,张绮雯说了声谢谢,便终止了指导老师的聊天会话。张绮雯自18时走出学校后,曾有过乘坐公交车的记录,并且在19时58分回复男友消息:“我今天就不跟你视频了,你睡觉的时候和我说一声就可以了。”

  张许基对媒体表示,女儿张绮雯出走时连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没有拿,有效的信息证件都留在宿舍里。张绮雯的闺蜜小胡也证实了这一点,对于外界猜测张绮雯自杀的说法,小胡坚决否认,并称张绮雯在前段时间还签约了一份工作,美好生活才刚刚开始,她没有理由轻生。

  友善的背后往往隐藏着

  肮脏与丑恶

  网络高速发展和普及的今天

  千里追击 一盒方便面充饥

  据了解,侯某现年30岁,家住武汉市新洲区,家境本不宽裕,好逸恶劳,欠下巨额债务。他通过社交软件结识同样重债缠身的邢某后,开始通过网上交流策划犯罪。5月初,他们将目标锁定为在外租住的女网友谢某,并踩点和购买作案工具。

  “从逃亡路线看,他们很有可能要从云南出境,一旦他们得逞,侦办案件和追抓嫌疑人的难度不知增加多少倍。”分局的案情研判会上,付志平盯着地图眉头紧锁。他当机立断,决定安排8名精干警力火速追逃。5月27日清晨6时许,刑侦大队大队长张志钟带队飞抵云南昆明。

  世界之大

  一定要擦亮眼睛看人

  通过反复分析一楼电梯口的监控录像,周涛发现,5月19日凌晨,两名貌似搬家工人的年轻男子拖着平板车坐上电梯,分两次运出了箱子、棉被等很多物品。地下车库的监控录像显示,明明看上去不重的棉被,放上一辆白色面包车时,车身明显沉了一下。搬家犯得上这么早?他们上楼是按下15层,下楼时却是从17层下来,故意提前下电梯是为了遮掩什么呢?虽然有疑点,但两个年轻男子一边搬东西,一边玩着手机,神态轻松自如,又不像发生过什么事情。

  搬个家搬得一张纸片都不剩,还真是有点奇怪,周涛回到所里立即将情况上报。此时,分局局长付志平正组织刑侦大队在所里研究一起案件,听了周涛的汇报,他的面色一沉。

  虚伪和陷阱

  5月23日下午,谢某的亲属通过视频截图认出,两个男子所搬的箱子有一个是谢某所有。虽然并无任何证据证实有命案发生,但出于高度的责任心,分局立即启动失踪人员快速联查机制,展开全面调查。情况同步上报市局,市局领导高度重视,要求相关部门全力配合,快速查清真相。

  提高安全防范意识

  防人之心不可无

  目前,侯某、邢某已被刑事拘留,蔡某因涉嫌包庇罪也被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群众求助 不放过种种疑点

  5月26日,民警寻找白色面包车,一路追查至湖北浠水,发现车被弃置于浠水街头。在当地走访调查得知,驾车人与当地一个蔡姓男子联系过。顺线追至蔡某处,蔡某一看到武汉民警神色慌张。经不住民警严词追问,他不得不坦白,几个月前,侯某曾通过网络邀约他一起抢劫,由于胆怯,他拒绝了。5月21日,侯某又带着一个名叫邢某的男子突然来找他,声称他们得了手,急需蔡某开车送他们去四川攀枝花,并承诺付一万元包车费。

  然而网络毕竟是虚拟的

  疑云团团 多警种联动追查

  5月18日晚,侯、邢二人在网上与谢某约好后便来到其公寓,正好黄某也刚从上海来此。简单交谈了几句,侯、邢二人突露凶相,逼迫两女交出银行卡及密码。随后,将两女勒死,并将尸体、物品运出公寓,开车运至新洲区一处偏僻的江堤,挖坑掩埋。

  好逸恶劳 网上邀约犯罪

  ▲武昌区公安分局局长付志平及分局刑侦大队在开展现场工作。

  让我们都享受到了

  那台面包车到底有何蹊跷?该分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张冰介绍,办案民警通过那辆白色面包车的登记记录,查出一个名叫侯某的男子,其登记照片与视频监控录像里出现的一个男子十分吻合。民警驱车赶到侯某位于新洲区的家时,却得知他数日没有回家,去向不明,线索断了。

  经不住利益的诱惑,蔡某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连续驱车30多小时,他将侯、邢二人送至攀枝花。侯、邢二人紧接着转乘客车向云南方向逃去,蔡某则独自返回。

  “捉住了!”前方喜讯传来,武昌分局上下雀跃。此刻,8名赴滇刑警整整一天粒米未进。在押解嫌疑人返汉的路上,他们才一人买了一盒方便面充饥。

  来源:中国警察网

  近年来,武汉市大力推进失踪人员快速联查机制,一有失踪人员报警,民警除如实登记、问清特征,还及时采集其父母DNA。当失踪现场有明显被侵害迹象、有证人证明失踪人员遭到侵害、人和机动车一起失踪或携带大量财物失踪、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失踪超过48小时等,他们及时调集合成作战中心的刑侦、视频、网安以及其他相关部门联合开展侦查,及时有效的举措既对失踪警情高度负责,又为侦破命案赢得了战机。

  如若太轻信他人

  根据犯罪嫌疑人逃跑的方向和线路,8名刑警下了飞机就包车从昆明往楚雄方向追击。这是一场与犯罪分子争分夺秒的较量,只有够快才有获胜的可能!5月27日上午10时30分,民警们在盘山公路上颠簸4个多小时后抵达大姚县,在嫌疑人的必经之路附近展开摸排,一位宾馆老板很遗憾地告诉民警,两个小时前,侯、邢二人刚刚退房,拦乘一辆出租往大理方向去了。

  鱼龙混杂

  往往会身陷囹圄

  5月28日晚,夜色格外宁静。云南昆明至武汉的高铁风尘仆仆地驶进武汉站,全副武装的特警押着两个戴着手铐和黑面罩的犯罪嫌疑人走下了车厢。

  “跟在后面追很有些被动,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赶到他们前面去拦!”行动扑了空,张志钟冷静下来思考对策,这个点子与远在千里之外坐镇指挥的付志平不谋而合。他们认为,云南警方在禁毒行动中形成了设卡盘查的优势,应该因地制宜,发挥优势。张志钟当即向当地警方请求支援。当地警方告诉他们,在南华县设有一座检查站。南华地处楚雄西部,继续向西可到大理、保山、临沧,一直延伸到缅甸。南华县的这座检查站可是扼守这个三岔路口的唯一关隘。当天下午3时许,张志钟安排一路人马继续追击,另一路人马则抵达检查站“守株待兔”,当地出动20名警力鼎力支持。两个多小时过去,200多台车陆续经过检查没有发现异常。

  “谢某没下过电梯,她和行李难道长翅膀飞了?”他立马带队赶到谢某租住的公寓,调来刑事技术人员勘查现场,但除了谢某的一张近期登记照,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这起失踪警情一定要细致跟进,及时上报动态情况。”他现场叮嘱。

  便利和乐趣

  下午5时30分许,一辆红色出租车向检查站驶来。后排坐着的两名男子与嫌疑人外形极为相似。刑警张小金强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故作轻松地上前打了个手势,用普通话对他们说:“你好,临检,请配合。”他身后100米是支援警力,前方一公里处张志钟在“断后”。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又一条重要线索浮出水面。5月19日下午,侯某曾拿着谢某和另一名女子黄某的银行卡ATM机上操作,将两张卡里的6万余元钱转走。经过询问报警人,原来,黄某是谢某的闺蜜,事发前一晚她从上海飞来武汉,也住进了谢某的公寓。

  今年5月22日下午3时许,一位外地女子来到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水果湖派出所报警,称她的姐姐谢某和家里失联数日,其在中北路租住的公寓搬空。负责接待这位报警人的民警周涛赶到位于中北路的这栋公寓的物业公司调看监控,发现谢某在5月18日进入公寓后一直没再出来,打开房门一看,屋里除了床上的席梦思和沙发外,空无一物,地面打扫得干干净净。

  害人之心不可有

  我们看不清彼此的嘴脸

  车上进入“铁桶阵”的男子似乎不紧张,其中一个掏出身份证,“邢某!”张小金一眼瞄到那个熟悉的名字,他一把抓住这男子的胳膊将其拖下了车,同时大声呼叫支援。两名嫌疑人很快被当场控制。经核实,另一名嫌疑男子正是侯某。他们当场承认在武汉犯下命案。

  来源:AHTV第一时间

  6月4号中午12点多,寿县炎刘镇的胡祥年大妈跟几位邻居去野外采摘桃子,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这一去,就和家人失去了联系,当时我们也报道了这件事。

  昨天傍晚6点左右,阜阳蓝天救援队传来消息,在桃园东边700米远,离大路130米的草丛里发现了胡大妈,但她已经不幸去世。

  不幸发生,结局让人心痛

  亲属们猜测,可能是当时天气炎热,胡大妈长时间迷路后才发生了意外。

  胡大妈的老伴 王多传:“不管怎么讲,死要见尸活要见人,不能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蒸发了,我实在心里过不去。”

  胡祥年的邻居刘永琴:“我又吆喝了一遍,她讲我来了来了,我觉得有点迷路的样子,这儿有个水沟我走不过,接着吆喝就吆喝不到人了,就联系不上了。”

  这片废弃的桃园有三四千亩,杂草丛生。胡大妈的家人找了一个星期也没找到。

  胡祥年的弟弟 胡祥栓:“非常着急,不管是生也好死也好,我们要见到,我们非常难过。”

  胡大妈的家人随后报了警,法医也赶了过来。

  家人苦苦寻找了8天之后,昨天(6月11日)下午,在阜阳蓝天救援队的帮助下,终于发现了胡大妈,但已经不幸去世。

  救援队员在水塘、草丛和机井中搜寻了一个多小时,但是没有任何发现。

  胡祥年大妈今年68岁,家住寿县炎刘镇广岩街道,6月4号中午,她和几位邻居一起去野外采摘桃子,但返回时出了意外。邻居们喊她一起回家,但怎么也找不到她了。

  68岁大妈走失急坏家人

  胡大妈的家人既难过又不甘心,前几天,甚至还对提供线索者进行了5到10万元悬赏。

  被发现时,胡大妈趴在一片草丛里,旁边还有半桶桃子。这片草丛位于桃园外面的东北角,家人说,因为这片区域位于桃园外面,所以之前他们虽然也在这附近搜寻,但并没有作为重点。

  胡大妈的弟弟胡祥栓:“法医来鉴定,没有外伤,没有犯罪的迹象,应该是自己死亡。”

  昨天中午,阜阳蓝天救援队也联系上了记者,表示愿意帮助胡大妈家人继续搜寻。昨天下午5点多,队员们从阜阳赶到事发地,马不停蹄开始进行搜救。

  阜阳蓝天救援队副队长顾宗臣:“水域排查了,井里我们也有探测仪,也没啥,马上我们在桃园里大面积搜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