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9-02

[民主党]定了!2020年美国大选民主党候选人将在

  报道称,特朗普当天上午从白宫出发前往位于得州的美墨边境,再次强调美国正面临边境安全危机,而他这几天和国会民主党人交涉建墙预算未果,美国联邦政府持续停摆中,也再度成特朗普口中的责骂对象。

  特朗普还补上一句,“事实上,和中国打交道比和反对党(民主党)相处,容易多了。”

  特朗普说,美国经济好的不得了,美国和中国的贸易磋商正取得巨大成功,特朗普说,“我发现,在许多方面中国远比‘糟糕查克’和佩洛西(众议院议长)更受人尊敬。”

  报道称,美国政府停摆已进入第20天,特朗普1月9日和国会民主党人仍谈不拢建墙预算,翻脸走人。不过,他一早推文指控舒默是“糟糕查克”,特朗普反驳舒默说谎,强调自己会面时没有拍桌走人,而是听到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说不给建墙预算后,“我有礼貌地说再见离开”。

  报道还称,他不但为参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取了“糟糕查克(舒默名)”的外号,在谈到中美贸易谈判时,也不忘借机讽刺民主党。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月10日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1月10日说,美国和中国进行的贸易谈判正取得巨大成功,他还说,比起和民主党打交道,中国好相处的多。

  参考消息

  ▲当地时间2019年1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赴得克萨斯州边境城市麦卡伦视察为边境墙造势。(视觉中国)

  路透社曾报道,1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拨款修筑边境墙并结束政府部分停摆状态事宜,与民主党国会领袖在白宫进行了商谈。但谈判很不愉快,特朗普一边怒气冲冲地离开会谈现场,一边抱怨此次会面“完全是浪费时间”。

  ▲当地时间2019年1月9日,美国华盛顿,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右)、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出席新闻发布会。(视觉中国)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截图

  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于当地时间11日宣布,民主党2020年全国代表大会将在威斯康辛州的密尔沃基市主办。此前,密尔沃基一直在和迈阿密及休斯顿竞争主办权。

  虽然离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还有1年多的时间,但宣布参选的多位民主党候选人已经纷纷“在路上”,前往艾奥瓦州、新罕布什尔州和南卡州等偏远地区考察选情,同当地选民见面。

  民主党欲“农村包围城市”

  民主和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地,一直被看作是当年大选的风向标,在选址过程中,后勤、经济可行性都是被重点考查的因素。

  最近刚宣布参选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艾奥瓦州的一次集会上表示:“在全美各地,我们正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了他们长大的小镇、他们热爱的小镇,因为在这里他们无法找到体面的工作,我们要改变这一点。”

  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特朗普在当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主办地俄亥俄州取得了胜利。不过,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选举中没有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主办地北卡罗来纳州取得胜利。在2000~2012年的历届总统大选中,共和党均没有在该党全国代表大会主办地佛罗里达州、明尼苏达州、纽约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取得胜利。

  有政治分析人士表示,这些民主党候选人“下农村”显示出了小城镇和偏远地区的选民将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发挥重要作用,而这些地方也是民主党获得选票的好机会。

  有分析称,民主党选择密尔沃基是出于政治考量,不仅因为威斯康辛州处于美国中西部多个州的中心地带,更因为这些州是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摇摆州,也是驴象两党的“必争之地”。

  已经宣布参选的加州联邦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最近前往了南卡罗来纳州,宣传基础设施和宽带建设;新泽西州联邦参议员布克(Cory Booker)则前往摇摆州的偏远城市宣传医保和住房改革;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克洛布彻(Amy Klobuchar)也前往了威斯康辛州的一个小镇宣传同农业有关的议题。

  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时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曾“忽略”威斯康辛州,从而导致该州20年来首次“翻红”,倒向共和党。也正是因为失守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等多个重要的摇摆州,希拉里的白宫之路才戛然而止。

  有美国媒体报道,此次密尔沃基市被选中,和国会多位重量级民主党议员向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递交的一封建议书有很大关系。去年8月,来自明尼苏达州、印第安纳州和俄亥俄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在建议书中写道:“自1996年以来,民主党就没有在中西部举办过全国代表大会。选择密尔沃基市将为全美发出这样的一个讯息:在美国的中心地带取得胜利,应该是2020年总统大选的优先议题。”

  2020年7月13~16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将在密尔沃基的费哲论坛球场(Fiserv Forum)举行,这里也是NBA密尔沃基雄鹿队的主场,能够容纳1.75万人。

  与胜利有关?

  哈里斯多次在参议院听证会就特定议题“连续炮轰”特朗普提名的人选,包括现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前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

  说“奋斗”

  当天在美国广播公司《早安美国》电视栏目出镜时,哈里斯宣布参选总统,“我有责任站出来、奋斗,使我们能成为最好的自己”。

  显“激进”

  哈里斯是民主党“新星”,以直率批评共和党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著称,但资历不足可能成为她的最大短板。

  哈里斯本月拟借助个人回忆录出版提高媒体曝光率。路透社报道,民主党可能2020年2月在艾奥瓦等自由派选民较多的州启动党内预选。这将给哈里斯的选战提供“先发”优势。

  一些媒体分析,民主党须评估党内“建制派”和哈里斯等“进步派”竞选人在总统选举中的胜率。前者能吸引中间选民,后者迎合身份背景多元的进步派选民;而且,民主党支持者中,后者比例正在扩大。

  她说,选择1月21日、即马丁·路德·金诞辰纪念日宣布参选,旨在表达对这位美国已故民权运动领袖的敬意。

  这份竞选人名单有望增加至20人,胜出者预期会在明年总统选举中迎战寻求连任的特朗普。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发言人迈克尔·阿伦斯21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哈里斯出任联邦参议员时间不长,投票记录显现“激进自由派”立场。

  哈里斯现年54岁,是移民后代,父母分别来自牙买加和印度。已经宣布参选总统的民主党人中,她的身份背景最接近民主党“基本盘”选民多项特征,即年轻、女性和少数族裔,显现较大竞争优势。

  哈里斯是首批反对特朗普移民政策的国会议员之一,2018年初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力保多项法案,寻求美国境内大约80万年轻非法移民免遭遣返。特朗普2017年9月下令废除前任民主党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保护这类非法移民的“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DACA)计划。

  她去年9月就堕胎、“通俄”调查等议题质疑卡瓦诺,迫使后者公开抱怨听证会“令人焦虑”。按照路透社的说法,哈里斯得以提升知名度。

  在共和党方面看来,哈里斯是“最不具威胁”的民主党竞选人,缘由是资历不够、缺乏知名度。

  她在民主党内面临至少5名竞争对手,其中三人为女性,分别是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纽约州联邦参议员柯尔丝滕·吉利布兰德、夏威夷州联邦众议员图尔西·加巴德。

  不过,哈里斯支持的法案去年2月在参议院没有通过。

  新华社北京1月23日电(记者赵曼君)美国国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21日说,她决定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

  善“开炮”

  2019年1月21日,美国国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霍华德大学发表演讲。(新华/美联)

  哈里斯2011年出任加利福尼亚州总检察长,2017年成为加州首名当选联邦参议员的非洲裔女性。

  哈里斯的竞选主张包括:改变美国现行移民和司法政策,提高中等收入群体免税额度,支持民主党籍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发起的“全民医保”立法议程。她宣布不接受来自企业的捐款,主要依靠支持者个人捐款。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在过去的两年曾多次表达对民主党的不满。在过去的一年的,这种情况越发明显。而在过去的一年,民主党的支持率在持续攀升,而近期各种民调更显示,民主党很有希望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重新夺回国会的多数席位,重新控制国会。有可能,这就是特朗普对民主党越来越不满的主要原因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军人出身的、绰号“疯狗”的马蒂斯既不是民主党人,也不是共和党人。常常抨击民主党政策的共和党人特朗普却故意为其贴上“民主党”标签,并强调他只是“像”而已,本质还是好的。那么在特朗普眼中不折不扣的“坏”的、让他不爽的民主党人是什么样的呢?

  2018年2月3日,英国伦敦市中心举行示威游行,民众要求政府增加对英国全民医疗系统(NHS)的拨款。NHS因为冬季医疗需求剧增,导致财政短缺,医疗设施不足,引发民众“看病难”问题。这件本来与白宫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事情却被特朗普借来讽刺了民主党一把。

  6月的时候,因为强推非法移民“骨肉分离”政策,特朗普招致美国国内外几乎一致的反对,就连特朗普的夫人也公开表示,丈夫这么做是不对的。在6月15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朗普表示自己“讨厌孩子与父母分离”,但那是民主党的错。记者纷纷反驳道“这是你的政策”,特朗普说,不,不,这是民主党的错。

  或许是因为布隆伯格的举动实在太让特朗普不舒服,以至于在谈及不属两党的马蒂斯的时候,都不忘要借机表达一下对不民主党的不爽。

  现年76岁的布隆伯格是外界眼中那个可能直接威胁到特朗普总统之位的人,因为布隆伯格可能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而且,他此前明确表示,将提供一亿美元的资金,希望帮助民主党在2018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重新夺回参众两院的控制权。

  10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谈及可能离职的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时说:“他有点像个民主党人”。言论一出,不少美国民众表示,涨知识了,原来不爽民主党还有这么一种玩法。

  事实上,这并不是特朗普第一次让民主党躺着中枪了。

  有媒体当时就指出,这条推文意在讥讽民主党正在推进一个毫无成效且糟糕的医疗政策,且一石二鸟,顺道黑了英国一把。

  抓住每个机会让民主党躺着中枪

  假如说,让民主党躺着中枪是特朗普对其不满的轻度表现的话,那么直接甩锅给民主党就是特朗普不爽民主党最深刻的演绎了。

  据媒体报道,经常出现人事动荡的特朗普政府近期又损失了一位被誉为“美国优先”政策急先锋的重要官员--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当妮基·黑莉已明确表示将于2018年底离职,外界正揣测谁是她接任者的时候,特朗普却在近日的访谈节目中暗示,还有一位重要官员或将离他而去。

  外界留意到,特朗普在发表上述言论的时候,长期直言不讳批评总统特朗普政策的彭博创始人、前美国纽约市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于美东时间10月10日早晨在社交媒体上发帖宣布,已重新注册成为美国民主党成员。

  2月5日,特朗普在推文中写道,民主党人正在推动美国版的“英国医疗体系”,而成千上万的人则正在英国游行示威,因为他们的医疗服务将要破产且毫无作用。真应该为这糟糕又非私人化的医疗服务提高税收。

  10月13日,特朗普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可能将离职。特朗普说:“他(马蒂斯)可能离开,我的意思是,在某一时刻,所有人都会离开。”随后,特朗普表示,马蒂斯“有点像民主党人”,但他“是好人”。

  特朗普公开讲话视频截图

  1月的时候,由于两党在一系列政策上迟迟未能达成共识,导致财政拨款法案一直未能在国会通过,美国政府面临着停摆危机。当时,不少媒体强烈指责特朗普因为要在美墨边境建隔离墙导致两党分歧过大的时候,特朗普直接表示,民主党想要为了大赦和边境安全问题,而关闭政府。

  10月7日,美国著名歌手泰勒·斯威夫特(霉霉,Taylor Swift)罕见地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明确表示自己在美国中期选举中要支持民主党。随后,特朗普表示,他对泰勒的音乐喜爱度“少了大约25%”。

  特朗普给马蒂斯贴上“民主党”标签

  尽情甩锅给民主党

  很残酷吧?对。因为人实在太多,所以第一场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大辩论,必须先经过筛选,比如说民调支持率达标、连署支持人数达标等等。

  而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在下一周的第一场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在佛罗里达州的大辩论。之前几期的《白宫义见》都说过,这一次宣布参选总统的民主党人,人数之多是打破历史记录。

  因为人数太多,每个人被限制上台只能讲5分钟,时间一到,现场就会播音乐盖过参选人的声音,迫使他们结束讲话,下台。

  另外,美联储的数据显示,2007年之后的10年,美国的家庭资产净值的中位数,衰退了30%。什么意思?资产净值就是人们有的资产减掉负债,所剩下的。简单地说,就是美国多数人的家庭财富是在缩水的。

  说到这次大选拉开序幕,要关注的州,就是美国东南岸的佛罗里达州。在刚过去的周二,特朗普“正式”宣布竞选连任。虽然大家早就知道,打破常规的他,在上任的第一天就宣布他要连任,第一个月就出席了造势活动,第一年就有了竞选总干事。所以,这“正式的宣布”,更像是走过场。

  最终只有20人入选,但20人同时上台辩论也够呛,因此还必须分成两天,一天10个人上台辩论,这10个人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辩论时间。换句话说,一个人讲话时间可能都不到10分钟,这个也很残酷。

  在美国经济增长的光鲜表面下,实际上大多数的美国人并没有获利。而这些不满的选民,恐将影响大选的走向。

  (摄像:霍卿铨 李源清 编辑:黄安芸)

  如果硬要简单划分的话,民主党参选人分成两派:稳健派和改革派。目前民调领先的是稳健派的前副总统拜登,而紧跟其后的几位,都是改革派的像是桑德斯,和美国国会参议员沃伦,以及国会众议员贺锦丽。这局势,令人意外,也不意外。

  几个数据: 像是美国多数百姓的收入根本没跟上经济增长的步伐,只有收入在全美最高的10%的人,收入增长的速度跟得上经济增长的步伐,其他的90%的人都没跟上,是几十年来都是这样,而且差距是越来越大。

  其中,有至少两个总统参选人能讲流利的中文,杨安泽与陆天娜,虽然可能性比较低一点,但如果其中一人选上的话,那美国将会迎来将近一百年来,第二个会讲中文的总统。

  简言之,美国的经济运作的方式,已经不适用于多数的美国人,因此2016年大选时的贫富差距问题,才会延伸到2020年来。改革派的总统参选人才继续会获得如此多的支持,如果稳健派的总统参选人无法说服这些选民的话,民主党恐怕还会再一次面临分裂的局面,影响到2020年大选的选情。

  目前主要的参选人,已经多达25人,你能想象25人,上台辩论是什么状况吗?这里让大家见识一下大概会是什么状况。大约是一两周前,有多达19位民主党的总统参选人,到美国总统初选的第一个州,艾奥瓦州争取选票。

  美国从现在开始,就算是拉开了2020年大选的序幕。 这一期,我们也要谈谈会影响这次大选结果的一些美国内部的问题。

  为什么?美国的经济不是看起来很好吗?是的,没错,但是,得益于美国经济亮眼表现的人并不多,多数美国百姓的生活没有更好,可能还更糟。

  再来,全球排名第一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调查显示,美国社会阶层固化严重,导致美国的社会流动性是低于多数欧洲国家,甚至低于邻国加拿大。

  这一期《白宫义见》要谈谈可能又要打破历史记录、超级昂贵的美国总统大选。而且这场选举不只贵,还旷日持久,将花上长达一年半的时间,直到明年的11月3日,才能决一胜负。

  因为当时许多支持改革派总统参选人桑德斯的选民,最终选择不出来投票。也就是说民主党的分裂,输给了选票集中的共和党。结果两年多后,状况似乎重演了。

  在跑完2016年整个总统大选之后,我的心得是,击败希拉里的,与其说是特朗普,不如说是民主党本身的分裂。

  社会流动性代表的是,就算父亲收入不高,孩子还是能靠努力翻身。但是美国现在,是父亲有财富优势的话,他有一半的机会能把这样的优势传承给自己的儿子。调查的分析指出,这样的财富优势恐怕要花上六代人的时间才能消失,也就是,美国人不是富不过三代,而是会富过第五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