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8-14

[中岛哲也]中岛哲也导演《下妻物语》少女间的真

  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我不选边站。即使我选择了传统,并且一直拼尽全力抱紧她。年轻的时候往往会在选边之后,攻击对方阵营来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这是不自信和怯懦的表现,成熟了以后不会,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下去,为了自己也为了所爱之人,跟对错无关,也不需要别人来肯定。

  不过电影中妻木夫聪和冈田准一这两类男人相比,我个人觉得自己放弃,总还是好过假装拥有的家伙。可能中岛哲也也是这样觉得,所以给了小七一个腰斩的悲惨结局。

  电影的这个部分,可以延伸到整个自媒体时代,成天没完没了秀幸福的,是不是真正幸福不得而知,但一定是一个缺乏自信的人。自己的幸福要别人点赞,才能找到存在感的人,我是一点都理解不了。至于朋友圈里苦心经营,和秀树一样假装幸福的人也很多吧。或者很多人的存在感,压根就是来自于虚无缥缈的网络中,陌生人的一次浏览,想起了杠精这种奇怪的生物。

  电影中松隆子和冈田准一的这段对白我觉得挺深刻,无论自己一个人觉得多爽的人,也不会否认友谊,亲情,爱情是人类美好的情感 。真正能够享受孤独的人,一定是精神世界非常强大格调非常高的人。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敢拥有的人,现在也应该不在少数吧。

  先说说神仙阵容,鲤鱼算不上日迷,不过是一枚NHK大河剧的忠粉,看了十几年了。很早之前看到这部的阵容,就把这部加入了必看片单,妻木夫聪扮演的直江兼续和冈田准一扮演的黑田官兵卫,两大战国人气军师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像电影中黑木华一样,觉得该结婚了,该当妈妈了,就生了孩子可不行。只有做好准备孩子出生之后,就成为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没有这种觉悟还是不要生的好,无论男人还是女人。

  秀树这一人物形象,中岛哲也塑造的非常成功。可能是如今单身狗太多的缘故,曾几何时有家,有老婆,有孩子都成了一个男人成功的标志。秀树要的只是别人眼里的幸福,并不知道真正幸福的感觉。只是一个虚伪而可悲的输家,一个死了都要更新假话博客的悲催男人。

  首先从形式上来说,这部保留了中岛哲也色彩和用光的强项,镜头感丝毫不逊于之前的作品。在这一点上这部和松子,告白是一个级别的作品,而且因为电影恐怖和惊悚元素的原因,给了中岛哲也更大的发挥空间,视觉体验上是非常华丽的一部。

  电影中血腥和重口味的镜头是不少,对于模仿园子温的评论,我不以为然。能这么说的人,既看不懂园子温,也理解不了中岛哲也。园子温是真血腥,真cult,真恶趣味,中岛的血浆只是仪式感的一部分,更确切的说只是仪式感影像化华丽的华丽色彩而已,中岛哲也志不在此。

  电影有一个恐怖片的故事,一对年轻夫妇结婚不久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女儿两岁之后一股黑暗的力量入侵这个家庭,不久之后丈夫惨死。又过了一年之后妻子惨死,小女儿不知所踪。为了对抗这股黑暗力量,冲绳巫女召集了各路人马,开始了一场极其华丽的驱魔仪式。

  第二段小七挂掉之后,他的妻子黑木华成为了叙述人。这一段可以视作对秀树五好男人形象的颠覆过程,生活中我们很难了解一个人真实的一面,道理很简单我们看到的,往往是这个人想让我们看到的一面,只是这个人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单身爽,一直单身一直爽的言论最近好像经常可以听到。这个其实我不太关心,我个人觉得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完全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怎样选择都要自己去面对,然后是否幸福完全是个人感受,和其他人没有太大关系。

  因为这段驱魔把这部形容为日本版《驱魔人》纯属乱来,这部的驱魔和宗教,和恶灵妖怪没一毛钱关系。松隆子驱魔之前都喷清洁剂了,还不能理解中岛哲也,电影也算白看了。

  其次在叙事上,电影采用了非常标准的三段式,每一段变换一个叙述人的叙述技巧,小七,黑木华,冈田三次叙述人的转换中岛哲也运用的非常娴熟。不是换了三个主演,也不是换了三个导演,只不过是三个人,三种视角讲述同一个故事而已,觉得叙事混乱的再看一遍吧。

  女主角松隆子这位老戏骨不用多说,小松菜奈也是近几年我挺喜欢的一位90后新生代。我对黑木华印象一般,主要是不喜欢她大和抚子一样标准的日本女人笑脸,好像带了一张可以应对所有角色的能剧面具。

  电影的第三段叙述人冈田准一的角色,是电影中最弱的环节,当然这部分和他的戏份,被松隆子压制有关系,毕竟电影的高潮部分是最后华丽的驱魔仪式。

  电影妻子的形象在当前社会也非常具有代表性,全职主妇的辛苦在黑木华身上都能看到。而各种压力和焦虑都压在母亲一个人身上时,彻底的精神崩溃是大概率事件。在家庭中母亲和妻子的角色,付出要比父亲和丈夫多得多。这个无论怎样提倡平权现在也无济于事,现状如此能够彻底改变应该还需要很长时间。

  怎么选择都是每个人自己的事,至于之后幸福还是不幸,哪一边的概率都差不多,哪有什么对错。全国每年新出生的孩子是多了还是少了,真的不是我能操心的事,我的能力能操心自己生的这个就足够了。别人爽还是不爽,还是由别人操心去吧。

  冈田准一这一角色可以视作当代男人的另一种代表,就是之前所说的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敢拥有的一类人。电影把焦点放在孩子上,只是把众多情感归纳为一点,其实所有事情都一样,拥有不一定最后会失去,不去追求却是注定永远也不可能拥有,不只是爱情,婚姻,家庭,孩子,是所有美好的事物,起点是要渴望拥有。

  这场大法事汇集了日本宗教界的各路人马,我就算是外行至少也认得出有神道教,有和尚,有萨满。这样的大杂烩还能跟信仰有什么关系,而有人诟病的配乐,则是非常后现代的表现形式。传统的画面,配合现代感极强的音乐,突兀中彰显对立。

  前面说了这不是一部传统概念的日式恐怖片,用《午夜凶铃》或者《咒怨》的标准来评价这部,基本上属于电影最多只看懂了一半。即使如此这部也很不错,血浆,重口味,华丽的仪式感一样都不少,豆瓣目前6.6分的评分,基本上符合这是一部恐怖片的评价。

  电影最后的大场面驱魔仪式必须提一下,这是我看过的恐怖片中最华丽的驱魔仪式,加之松隆子扮演的巫女强大的气场,也是我见过最震撼的驱魔仪式,完胜《哭声》中黄政民那段跳大神。

  我没有具体的统计资料,人口老龄化,人口负增长的问题日本是不是全世界最严重的国家我不知道,即使不是最严重的,很严重是一定的。

  我个人非常喜欢这部,我给8分。中岛哲也这次真的不是想讲一个贞子怨念的故事,在恐怖片的形式之下,中岛哲也关注的是热点的社会问题,而这些问题不只是日本,我们现在很多人也是电影中描绘的一样。

  冈田准一这一角色不丰满的另一个原因,是小松菜奈的角色基本上是与冈田准一共生的,这两个角色可以视作一对组合。而从表演上除了最拉风的巫女松隆子,小松菜奈的突破最大,96年出生已经完全突破了偶像的限制,开始挑战演技派了。

  第一段的叙述人是妻木夫聪扮演的秀树,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爸爸,好朋友,好同事的五好男人形象。最后好像为了保护妻女,被妖怪腰斩的悲剧英雄。

  关键来了就是对立,这场驱魔从形式上,到内容上都是电影的点睛之笔。传统观念与现代观念的对立与斗争,没有恶灵与妖怪,有的只是人心,每个人都是自己要面对的恶魔。妻贤子孝阖家欢乐是传统,一直单身一直爽是现代。从电影的结局来看中岛哲也可能选边传统一方,即使是蛋包饭的小确幸,也要不顾性命的抱紧她。

  看完电影之后习惯的去豆瓣翻了翻评论,这部的争议挺大。一部从形式到内容都比较复杂的影片,观众的解读两极分化是应该的,因为复杂所以每个观众切入的角度不同,最后的方向必然千差万别。

  用好莱坞的类型片理论把这部划为恐怖片,有点看糟蹋了。如果非得说这是一部恐怖片,也是热点的社会问题,让人感到焦虑恐惧,可怕的不是所谓的妖怪,而是我们自己。

  好像类似的问题我们也不乐观,我现实生活中很多年轻的朋友,都把婚姻和家庭视作一种负担。

  这种人现在真的大有人在,生了小孩在朋友圈秀一张小手,小脚的照片,可以瞬间让我感受到初为人父的幸福感。可是一天更新七八次育儿经验的老爸大家要小心了,这完全是秀给你看的。真正亲手养过孩子的爸爸都知道,小宝两岁以前爸爸最渴望就是踏踏实实睡一小会,有功夫更新朋友圈的都是不用半夜给孩子热奶换尿布的闲人。

  话说回来我们现有的社会现状,连所有的母亲在育儿期间成为全职主妇都不允许,那么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家庭的女性要辛苦的更多。这就回到了最初人口出生率低的问题上来了,养孩子有幸福感吗?有,真的会觉得很幸福,同时也会很辛苦,尤其要当妈妈的妹纸,要做好很辛苦的心理准备。

  中岛哲也的这部新作是去年年底日本上映的,现在内地影迷看到日本电影的速度最慢,半年之后才看到。不过好饭不怕晚,这样一部从形式到内容都可圈可点的作品,等也值得。

  《下妻物语》的故事与一般青春成长电影差别不大,但是从包装、结构到叙述都彻底颠覆了传统,因而在陈腐中找到了新生的热情与活力,阳光底下虽然没有太多新鲜事物,但是戏法人人会变。非常规叙事的手法,真人与动漫风格的混搭,超萌的洛可可服饰,衣物上的精致刺绣,两个性格反差的少女,.如上种种的一切,让《下妻物语》为观众奉上了华丽缤纷的一道甜点。

  《下妻物语》的女主角龙崎桃子(深田恭子饰演)是出身平常家庭的一般少女,父亲平常就爱卖假货,他的天才创意就是把意大利的时尚名牌─Versace(凡赛斯)改个名字就想鱼目混珠,靠牌发财,而且还能见机行事,配合环球影城的成立,再编造出一种集合双品牌的拼贴手法必能创造流行的概念,把凡赛斯和环球影城合而为一,嚣张又狂妄的作风,自然引发侵权争议,连黑道也救不了他,只好避居下妻,改以小玩具来诳骗小学生。类似这种匪夷所思的离奇剧情,就是《下妻物语》的主轴,而且是一本正经,理直气壮地勾画着每一个环节。

  单纯从图像上来看,洋娃娃少女遇上了暴走少女,她们的性格与外貌南辕北辙,大相径庭,但是本质上却是相近的,她们都是因为生活太平淡,太乏味,太没出息(家长没出息,外加自我的觉悟与后天努力也不够,所以很难在现实世界上找到肯定的坐标),一切都太让人窒息了,所以就豁出去,穿起娃娃服或者是暴走服,都是靠服饰演营造一种逃避的梦幻城堡,在自以为是的假想空间中找到可以慰藉的温暖。

  事实上,只要看了一眼《下妻物语》,你就很难拒绝它,因为中岛哲也的图像和叙事手法是既自信又有魅力的。中岛哲也的自信和魅力,其实来自于严谨的戏剧结构,《下妻物语》的女主角桃子最爱偏向浮夸奢华的洛可可风格成品,相信自己是生不逢辰的落难少女,自己最应该活在18世纪的法国,所以不管旁人的眼光怎么看,特立独行的就是要穿着洋娃娃一般,拒绝长大的萝莉塔(Lolita)服装造型出入人群,行走街巷,就是宁可走上半小时的路也不肯骑车,坚持要以最优雅的姿态穿越红尘,而且为了维持这款奢华的美术风格,她也学起老爸的性格开始在网路上卖起非法的冒牌商品,因而结识了一位成天以暴走族装扮亮相的少女草莓(土屋安娜饰演)。

  电影一开始就是桃子骑着摩托车赶路前行,因为心急,所以路况没有看清楚,就遇上了流动摊贩的小货车,当场就两车相撞,人就撞飞了起来,人一腾空,时间和速度就全都变了,可以一一向亲爱的家人告别,可以回想起生命中最难忘的片刻,更重要的是还可以不要这样的结局,可以重来,可以另外选择一个好的发展。化不可能为可能,颠覆既定的模式和逻辑,就是Kuso精神的当下实践,《下妻物语》一开场就态势鲜明,中岛哲也就是这样大剌剌地大放厥词说:这就是我的电影,我就是要这样说故事,爱看?不看?随便。

  也因此,桃子和草莓可以结为好友,其实是「同为天涯沦落人」的肝胆相照。所以剧情到了最后,桃子骑摩托车出车祸的那个画面再度出现,一切都不再是无厘头的狂想曲,而是瞬间就转换成义薄云天的拔刀相助情,天马行空的掰功蜕变成脉络严明,前后呼应的有机体,逻辑与意义因而破茧而出,不再潜水,而且言之成理。

  下妻是地名,指的是四面八方皆为田地的茨城县下妻地区,地僻人稀,至少要换乘两班电车,坐上快要两个小时的车才能到东京的代官山购物。可是,当初只会从片名去发想的我,误以为《下妻物语》是一部描写休妻故事的作品,因而兴致缺缺,因而错失了以Kuso手法自在创作的这部青春电影。

  中岛哲也《下妻物语》是一部洋溢着日本流行文化符号的电影,改编自日本青春小说家岳本野蔷薇(Takemoto Nobara)的小说,然而充满Kuso风格的图像结构,以及观点自由跳动,时序来去自如的叙事手法,替一则传统的少女友情故事做了最缤纷、华丽的图像包装,完成了一则你可以说是浪漫有趣,也可以说是搞笑的现代童话故事。

  初中,普普通通的中学,担任班主任的森口悠子,自己的独生女却死了。警方说是一场意外的溺水,可班主任知道另有隐情。毕竟是班主任呀,自己班的学生还是了解的。一直相信是有人害了自己女儿的森口悠子,找到了A和B告诉他们,这事没完。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一条生命。有鬼的B退学回家了而A一直坚挺着。班主任走了就要换,这是正常的,毕竟班主任太重要了。一个热血青年,也可以说是愣头青吧,接了这个活,然后就发现了校园暴力的事情,对象竟然是A,就这样一切都很自然的进行着。退学嘛,毕竟是个事,谁都希望学生还是能好好学习的,于是家访就不可少了。

  《告白》,这部电影咋一看名字,可能许多人觉得会是一个讲述一些男女情爱的爱情片,而事实恰恰不是。这里说的告白,说的更准确些应该是独白,一部青少年与校园的独白,一部母亲与复仇,溺爱与灭亡的独白。有时候,这部电影更像是半个悬疑片,疑问,惊吓,巧合,死亡。对于这部片子,我想青春,叛逆,这是一个标签。校园,暴力,这是主题的旋律。

  这部片子,可能我们看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是懵逼的震惊状态,但是这个剧情绝对的让人尖叫,一环一环的相扣,配乐的恰到好处,画面的节奏的感合成了这部日本风格的片子。

  这部片子,我们看到的是母亲的爱,校园的反思,还有就是层出不穷的乱象。一个单身母亲,一手策划女儿的复仇,一个溺爱孩子的母亲,不幸的死亡。为什么会发生这些,这由不得我们不反思啊。这部拍摄于2010年的片子,反映的都是社会最热门的问题。少年是国家与民族未来的希望,而我们这个社会,父母,学校,一切有关的人,怎么去培养去引导,我想这才是这部片子的意义所在。

  问题是杀人的负罪,让B不敢出门,只好一直带在家里,甚至于,不洗澡不理发的,可以想象一下这个场面,哪个母亲看了不心疼自己的儿子。心疼了怎么办,当然是是对学校对老师不满了,找老师的茬,一直觉得自己的儿子不可能,放纵着,当结局来临的时候,竟然是儿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种悲哀,推动着剧情一步一步的发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