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8-06

[联邦快递]联邦快递,执行的是什么使命?

  关键时候出现关键性错误!但更关键的是,这不是第一次!

  回头再看联邦快递的理念:“联邦快递,使命必达!”

  不得不说,见识过美国横行世界的种种行径,再回头看看史密斯先生,内心却充盈着滑稽感。美国的政客们,在80年后还相信他们的史密斯吗?抑或他们从来就没有信过。史密斯和正义,都只不过是他们愚弄世界的道具。他们的所作所为,正在动摇、违背甚至颠覆美国的立国精神。

  “联邦快递,使命必达!”,这是美国联邦快递公司(FedEx)的宣传语。现在,它的一系列行为,让人们质疑,所谓“使命必达”究竟执行的是什么使命?

  这件事被媒体披露出来后,联邦快递的反应很值得玩味。一开始矢口否认,说是谣言。后来有了快递追踪单等实锤,表态出现180度大转弯,解释说包裹是“误送”,没有任何其他地方要求联邦快递转运这些包裹。

  有网友精辟地总结:美国是幽默的,用一件事情给我们讲了两个笑话:

  此次会议意在说服各国,一旦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同意737MAX复飞,希望其他国家也能尽快解除禁飞令。

  “帮忙”可不仅是在美国境内。进军国际市场,通关是最大难题。美国政府积极出面斡旋,亚洲各国的海关纷纷调整通关手续,向美国看齐,通关难题迎刃而解。

  出了问题赤膊上阵。之前,作为安全监管机构的FAA,居然为了节省开支,根本没有参与飞机认证过程,将认证系统放归波音公司自己监管,不闻不问。

  波音要复飞,为什么是FAA召集开会?参与会议的内部人士透露了其中玄机——

  质疑的起因,是因为联邦快递公司,把包含有重要信息的华为快递包裹“错投”到美国,这个事情,这几天在全球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这几天一本摆在任正非桌上的书火了。

  你去投诉吧!你去索赔吧!联邦快递总是这样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5月29日,华为采取法律行动,要求美国停止动用国家机器打压华为。华为表示,美国以举国之力,乃至动用全球外交资源,打压一个私营企业,不公平,也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今天是电信行业和华为,明天就可能会是任何行业,任何企业。华为首席律师也发表声明指出,美国封堵华为的做法是典型的“用立法代替审判”,严重违背了美国联邦宪法。

  翻翻联邦快递的发家史,大家就会明白了!

  无处不在的后台老板!

  00:29

  2007年10年24日,中国“嫦娥一号”探测卫星发射成功。印尼福建籍老画家马永强,创作了《海外华人心向祖国——月球物语》6幅画作,表达海外华人的爱国热情。本来计划把画寄到北京,举办相关庆祝活动。作为承运人的联邦快递,却告诉马永强一家包裹丢失,你去索赔吧。

  在美国联邦宪法的序言中,正义、自由是全体美利坚人民的追求,也是合众国立国的基石。但美国最近一个时期的所作所为,却正在毁掉自己多年来一直宣扬的精神与形象。

  从成立之初,联邦快递的发展路径就和一般物流公司不同。别人攒单租飞机,它一出手就买飞机。由于摊子铺得太大,导致巨亏濒临破产。但是,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美国政府解除了对航空运输业的限制,让联邦快递劣势迅速转变为优势,获得了重大的市场机会。

  事情说来并不复杂。

  打压对手 不遗余力!

  当地时间5月23日,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召集中国、加拿大、法国、德国、英国等30多个国家的航空监管机构代表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沃思堡召开闭门会议,听取波音公司关于737MAX飞机的改进方案的报告。

  突然发现人家其实做的也没错,只是我们理解错了,正确的理解是:

  美国还会是美国?

  “ 联邦(政府的)快递,(联邦政府的)使命必达!”

  这也难怪,半年内,波音737MAX飞机发生2起空难!346人死亡!原因均指向波音737MAX飞机的自动防失速系统失控!而作为生产商所在国和拥有最多波音MAX飞机的美国,不仅迟迟没有宣布停飞,美国交通部长还亲自乘坐MAX飞机,以实际行动强硬表态:“自己的飞机没有问题!”

  来源:玉渊谭天

  在这本书里,皮耶鲁齐从事实和法律的角度进行了详细分析,他说,“美国陷阱”就是美国利用其法律作为经济战的武器,而目的要么是削弱其竞争对手,要么是为了低价收购竞争对手。对此,各国应该团结起来,抵制美国的单边主义。

  这本书,是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前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写的。2013年,皮耶鲁齐在美国机场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并被起诉入狱。之后,美国司法部指控皮耶鲁齐涉嫌商业贿赂,并对阿尔斯通处以7.72亿美元罚款,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最终被行业内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收购。美国借此获得了维护所有法国核电站的权力,如今,这些核电站提供法国75%的电力,利润丰厚。

  原定的捐赠仪式、座谈会、海外华人代表讲话被迫全部取消,联邦快递的“失误”让“嫦娥一号”画作效应大打折扣,而在有关方面的抗议下,联邦快递美国总部11月30日发令追查,结果只花了一个小时就找到了画作。

  底气何来?

  第一,美国的商业公司是不受政府控制的;第二,美国人的契约精神;

  无独有偶,在波音737MAX空难事件上,美国企业肆意妄为的背后,同样离不开美国政府的站台支持!

  联邦快递把两个从日本寄往华为中国办公室的包裹转运到了美国田纳西州的孟菲斯,还试图把两个由越南寄往华为新加坡和香港办公室的包裹也转运到美国去。

  在事实面前,傲慢之举很快就被狠狠打脸。卫星数据显示,两起事故明显类似。面对一片质疑,美国不得不最后一个宣布停飞波音737MAX系列飞机!

  谭主在刚刚过去的北京电影节上看了部老片子,《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乡村热血青年史密斯,为了理想,试图改变美国参议院中腐化枉法的努力,让这部80年前的黑白影片穿越时空,将人们带到了从前。

  问:联邦快递公司应遵守中国哪些法律?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际锐评《中国立案调查联邦快递 依法保护用户权益》一文中指出,在美国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后,联邦快递作为华为合作伙伴,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所谓“包裹误运事件”,难道只是巧合?更何况,美国“棱镜”项目爆料人斯诺登曾举证,美国政府确实拥有“物流拦截”的能力。联邦快递的“误运”究竟是业务层面的疏漏,还是有意配合美国政府的“长臂管辖”,必须要向外界解释清楚。

  华为在5月28日表示,已向中国邮政监管部门提出正式投诉。

  对此,联邦快递中国5月23日在其官方微博作出如下表态:

  另据新华社6月1日报道,最近,美国联邦快递在我国发生未按名址投递快件行为,严重损害用户合法权益,已违反我国快递业有关法规。国家有关部门决定立案调查。

  来源 / 国际金融报 作者 袁源

  问:如果是有意配合美国长臂管辖,又有哪些法律进行处置?

  答:联邦快递是总部位于美国的一家跨国快递公司,其在中国的子公司是“联邦快递(中国)有限公司”,股东是联邦快递香港有限公司。性质上,联邦快递是美国公司;而联邦快递(中国)有限公司是一家中国公司,本质上属于外商独资企业。不应把二者混同。

  6月2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对联邦快递事件作出回应:“中方欢迎外资企业在中国进行合法经营,但是如果违反中国的法律,就需要按照中国的法律进行调查,这是无可厚非的。中国前不久出台了《外商投资法》,强调要一律平等、一视同仁地对待中国投资者和外国投资者,外国投资者的合法利益都会得到保护,所以在这方面,大家不用担心。但是,所有企业都必须要遵守中国的法律,尊重中国的法律,在中国法律的框架内经营。”

  问:联邦快递公司在中国应当遵守哪国的法律?

  对于美国联邦快递在我国发生未按名址投递快件的行为,《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杜涛,请他从国际法角度,谈谈这场“失误转运”问题。

  之后,联邦快递中国在5月28日改了口:

  第二:对于两个从越南分别发往香港和新加坡的邮件在中途被滞留的情况,应当调查清楚承运人是联邦快递的哪一家子公司。如果是联邦快递(中国)公司,则可以适用我国法律进行处理;如果是其他国家的快递公司,则我国没有行政处罚权,但华为公司仍然享有民事请求权。

  美国当地时间6月1日,联邦快递通过官方网站回应称,联邦快递高度重视在中国的业务。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等所有中国客户的关系,对我们而言十分重要。联邦快递致力于为客户提供高标准的服务。我们将全力配合针对联邦快递服务环节的监管调查。

  ▲ 联邦快递官方网站声明

  2019年新颁布的《外商投资法》第六条也规定:“在中国境内进行投资活动的外国投资者、外商投资企业,应当遵守中国法律法规,不得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据华为日前向媒体披露,联邦快递最近将该公司从日本发往中国的两个邮件送到了美国,另外两个从越南发往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邮件在中途被滞留,目的地也被联邦快递改为了美国。

  当地时间6月3日,《华尔街日报》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话称,联邦快递为遵守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打击而做出的内部协议变更导致华为的两个包裹错误送入美国。

  在刑事责任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四条规定了“故意延误投递邮件罪”。《快递暂行条例》第四十七条也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造成人身、财产或者其他损害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答:应区分两种情况:

  就民事法律关系而言,联邦快递对华为公司的违约或侵权责任应当首先根据国际私法确定应适用的准据法,如果适用我国法律,则应适用我国《民法总则》、《合同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邮政法》第47条规定,邮政企业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邮件损失的,不享受赔偿责任的限制规定。

  ▲ 图为报道截图

  第一:如果是联邦快递(中国)公司为了遵守美国的长臂管辖权而对华为公司的邮件进行处理,我国有关机构仍然可以依照我国法律对其进行相应处罚。华为公司也可以在我国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我国有关机关和法院没有义务遵守美国的长臂管辖权。此时,联邦快递公司会面临双重处罚的危险:一方面要遵守美国的长臂管辖权,另一方面又要遵守中国法律的规定。如果二者难以调和,则联邦快递不得不在二者中选择其一。因此,联邦快递可以选择不再为华为公司提供服务以便遵守美国法律,甚至不得不退出中国市场。这种情况并不符合中美双方利益。

  我国《邮政法》第五十七条规定:“经营国际快递业务应当接受邮政管理部门和有关部门依法实施的监管。邮政管理部门和有关部门可以要求经营国际快递业务的企业提供报关数据。”

  问:如果“失误转运”是业务层面的疏漏,应当如何处理?

  在行政责任方面,则涉及《治安管理处罚法》(《邮政法》第71条)。《快递暂行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冒领、私自开拆、隐匿、毁弃、倒卖或者非法检查他人快件,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有前款规定行为,或者非法扣留快件的,由邮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处10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并可以责令停业整顿直至吊销其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

  这名知情人士称,这两个包裹原本是从日本寄到华为在中国的地址,但“分拣错误(sortingerror)”导致包裹被转送到位于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Memphis)的联邦快递全球总部。

  美国联邦快递,因为一场“失误转运”事件,将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

  《快递暂行条例》第四十五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及其从业人员在经营活动中有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对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由邮政管理部门吊销其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

  答:我国《外资企业法》第二条规定外资企业是指依照中国有关法律在中国境内设立的全部资本由外国投资者投资的企业,第四条第二款规定:“外资企业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不得损害中国的社会公共利益。”

  联邦快递作为美国公司,当然应遵守美国法律。联邦快递(中国)有限公司作为中国法人,首先应遵守中国法律。

  答:无论是否业务层面的疏漏,只要违反了我国法律的规定,都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包括民事、行政和刑事责任。当然,可以根据法律规定减轻或免除相应责任。

  截至当地时间6月3日收盘,联邦快递股价下跌1.26%,总市值为396.96亿美元。自5月23日华为快递事件被媒体报道以来,联邦快递股票价格已经从160美元跌至152美元,跌幅达5%。此外,瑞银已将联邦快递目标价从161美元下调至136美元。

  大国崛起,任重而道远!

  4个包裹中均无“技术相关”内容,目前已有1个被华为收货。鉴于发生此事,华为表示正在重审其与联邦快递之间的合作关系。

  尽管联邦快递一再强调这是“孤立事件”,但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微信群截图显示,多个华为子公司早就有过相关反馈,称联邦快递未经华为许可将交其承运的文焕转送美国,并提醒各国切换快递公司。

  美国联邦快递(FedEx)迅速注意这一舆情并予以否认,称社交媒体平台流传的消息与事实严重不符。

  “棱镜门”事件主角斯诺登曾经透露,他亲眼见过美国情报部门的专门机构是怎么瞒天过海,套取邮件包裹里的情报的。一种办法是X光扫描,还有一种办法是不露痕迹的打开包裹,里里外外研究一番,植入间谍设备之后,再原封不动的装回去。

  中国快递企业在中国国际物流市场份额占70%左右,国际快递物流市场主要被美国联邦快递、联合包裹(UPS)和德国DHL三大企业主导,包括顺丰、通达系等中国快递企业在海外仓配网络不足,空运运力缺乏。

  在美国以举国之力打压华为这样一家私企的背景下,这起“错投门”事件发生的时机实在耐人寻味。

  是什么不可抗力,能让联邦快递一口咬定“就是送错了”,要知道,这是严重违背和损害联邦快递商业信誉的事件。

  有网友顺势提出疑问,标榜“使命必达,合作无间,尽在掌握”的联邦快递,偏偏对华为的包裹既没有必达,也没有尽在掌握,是不是让美国情报部门“尽在掌握”了?

  不过,说到联邦快递与美国政府的关系可能就十分复杂了。刀哥觉着,像史密斯这种当过美国大兵,获得过战场勋章的人,在必要时肯定不会拒绝与美国政府的合作。

  联邦快递的创始人弗雷德史密斯,早年考入耶鲁大学。毕业后应征入伍,成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员,并到越南战场服兵役。1969年7月,弗雷德两年服役期满离开部队,不过,他在战场上获得了一枚银星奖章、一枚铜星奖章和两枚紫心勋章。

  如果此事确有美国政府的影子,情报部门完全可以通过那些“寄错”到美国的快递包裹,掌握华为公司在技术、业务上的一些关键数据,为后续打击华为搜集证据。

  美国还可以借此威胁华为的供应链安全。消费类电子科技类产品需要快递物流等敏捷供应链服务。一旦快递物流被人卡脖子,原料进不来,产品送不出去,华为全球供应链的服务保障就会受威胁。

  到了5月28日,英国路透社报道,华为于上周五向该媒体透露,联邦快递将华为2个包裹私自转运至美国,并对另外2个包裹进行扣留,欲“如法炮制”。

  一个标榜准时送达的公司,出了这种失误,没有一个清晰的解释,一句短短的道歉,就这么简简单单就完事了?

  这个否认迅速被打脸。5月25日,华为向媒体曝料,的确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通过这起事件,也暴露出我们在大国崛起过程中的一个软肋,国际物流安全。

  根据联邦快递官网介绍,“异常”情况指的是包裹在运输过程中遭遇了“不能预料的事件”,如清关延迟、国定假日、或是无人收货等。至于到底发生了哪种情况,联邦快递未作解释。针对华为公司和媒体披露的这些情况,联邦快递公司依旧极力否认:我就是送错了。

  一场贸易战,暴露出我们在许多领域存在的短板与不足,暴露出敌对势力在限制我们时运用手段的丰富和隐秘,暴露出吹捧美国公司保持商业独立性的可笑,暴露出一些人对美国存在不切实际幻想的幼稚。

  翻一翻联邦快递的发家史,可不简单。

  事情十分不简单......

  利用运输物流公司为国家利益服务,最深谙此道的没有他国,就是美国。

  在成长过程中,“联邦快递”堪称奇迹,不仅迅速融到了大笔资金,而且在美国国内的商业扩张速度也非常快。有人说,这是美国金融大资本在背后的支持,也有人说这是美国高科技企业迅猛发展后,美国需要这样一个“隔夜快递”公司。

  一家标榜只需一至两个工作日就能送到的公司,花了整整一个星期还没让客户全部收到包裹,这漫长的一个星期中间,又发生了什么?

  也就是说,尽管联邦快递公司表示,“没有第三方机构要求联邦快递转运这些包裹”,但是其配合美国政府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崛起的软肋

  考虑到联邦快递在国际市场上的巨大份额,短期内难以形成替代,即使联邦快递不直接对华为说不,用这种难辨真假的“寄错门”手段让华为自己感到不安全,其用心也是相当险恶卑鄙的了。

  另外,17日华为还从越南河内寄出2个包裹,收货地分别为华为在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办公室。但在21日,2个包裹抵达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后,在联邦快递于两地的转运站内遭到扣押,运货状态显示“出现异常(delivery exception)”。

  诡异的发家史

  看看历史,2012年联邦快递因6起违反《出口管制条例》的案例,被美国政府起诉。其中就包括2005年,联邦快递因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提供服务,包裹中含“未授权出口产品”,而“违反相关条例”,引起美国商务部关注。

  一个强大的国家,必定有强大的货运物流企业。在韩国经济起飞期间,与三星、现代等大公司崛起唇齿相依的,是韩进集团等物流企业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

  这一次,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根据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第744条第16款规定,任何个体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不得“出口、再出口、转移(跨境)”被列入“实体清单”的企业、个人物品。

  联邦快递就是做电子设备传送,比如像图纸、文件、磁带、磁盘以及小型电子元件等货物起家的。信息安全对一个公司一个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没有公司会比联邦快递更清楚,这根本就是它的饭碗所在。

  事件最早缘起于5月23日微博网友的曝料,称联邦快递未经许可,将华为包裹转送美国检查。

  美国快递业巨头联邦快递公司(FedEx),把包含有重要信息的华为快递包裹“错投”到美国一事,今天震惊了互联网。

  来源:补壹刀/李小飞刀&胡一刀

  最终6起案件双方均达成和解,联邦快递愿意支付37万美元的惩罚。

  联邦快递公司简介可是信誓旦旦的写着:联邦快递集团旗下超过2.6万名员工和承包商高度关注安全问题,恪守品行道德和职业操守的最高标准,并最大程度满足客户和社会的需求,使其屡次被评为全球最受尊敬和最可信赖的雇主。联邦快递设有环球航空及陆运网络,通常只需一至两个工作日,就能迅速运送时限紧迫的货件,而且确保准时送达,并且设有“准时送达保证”。

  这些邮包到底是如何被“寄错”的?

  全球最大航运公司丹麦马士基是怎么成长起来的?1941年丹麦被德军占领后,马士基家族依靠纽约上层名流圈的关系,开始为美国服务。美国军方利用马士基的船只运送物资及军事情报,马士基也因此攀上了大东家,美国政府战后一直厚待马士基,不但返还船只,补贴相应的使用费和折旧费,还得以平均每年拿到价值几亿美元的政府合约。

  根据华为提供的物流单信息显示,5月19日和20日,华为从日本东京分别寄出两个包裹,收货地址为中国。但在5月23日,2个包裹则被转运至联邦快递美国总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市。

  刀哥请教了物流业的相关专家,他告诉刀哥,物流是一个国家经济活动中的血液,是命脉性的产业,它涉及两个方面的问题:信息安全和供应链安全。

  从越南战场回到美国后,弗雷德先购买了一家叫阿肯色航空公司的飞机维修公司,使之变为收购和销售旧飞机的交流中心,随后又着手创办“隔夜快递”公司,这就是现在的“联邦快递”。

  物流对国家战略太重要了,与政府合作对物流公司来说好处不言自明。

  一项扎心的数据对比是,今年二月份,顺丰新购入2架全货运飞机,总数达52架,已是国内最大货运航空公司。而联邦快递公司在2017年一年一口气就增订了12架波音767F货机和12架波音777F货机,总数达到654架。

  微博网友曝料截图

  物流安全,同样事关国家安全,不能受制于人。与核心技术一样,国际物流花钱买不来,短期内也追赶不上,在国外没有货运飞机,没有仓,没有服务网络,关键时刻,我们就会被卡脖子。

  诡异的错投

  如果此事就是美国政府在背后捣鬼,它的目的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