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7-31

[马哈蒂尔]马哈蒂尔在对华友好关系中发挥巨大作

  以92岁高龄再次出任马来西亚总理后,马哈蒂尔的对华态度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上任后,他曾多次公开表示应该对中资在马的投资项目进行重新谈判。不过,在香港《南华早报》20日刊发的专访中,马哈蒂尔表示,中国被视为马来西亚的“好邻居”,马来西亚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但他强调前提是马来西亚必须能从中受益。

  20日,《南华早报》也刊发了对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白天的采访。白天表示,他不认为马来西亚存在反华情绪,并且透露马哈蒂尔已经开始准备访华行程。此外,马哈蒂尔也可能在11月于新加坡举行的东亚峰会期间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会面。

  但在纳吉布政府期间,马哈蒂尔曾多次对来自中国的投资“开炮”,一些人认为其立场是“反华”的。对于这一问题,马哈蒂尔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称“一些事情并不是马来西亚的长处或者对马来西亚有利”。他说不希望外国人在马来西亚购入大片土地,建设完整城市,然后引进外国人住在那里。“我反对这样的事情,即使这样的投资来自印度、阿拉伯国家或者欧洲。”

  对于和中国间的理想经贸合作方式,马哈蒂尔格外推崇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一些想法。他说:“马云想培养马来西亚人,希望马来西亚人能够进入中国市场做生意,这是很好的想法。”18日,阿里巴巴在吉隆坡的办公室正式启用,马云出席了此次活动。据当地媒体报道,马哈蒂尔当天与马云曾长谈一个小时。

  在这次专访中,马哈蒂尔正面回答了自己对于中马关系以及中国投资的态度。他说,在首次执政期间,马来西亚与中国建立了良好关系,甚至有时候成为中国的“发言人”。“到处都有人问我‘你对中国有什么看法吗?你不害怕吗?’我会回答,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一直把中国看作是一个好邻居,对于我们生产的任何东西而言,它都是个非常巨大的市场。”

  白天强调,在马来西亚的中国企业抱有“善意”,希望马哈蒂尔政府“更努力地提高中国企业在马来西亚的信心,并邀请更多来自中国的企业进行直接投资”。▲

  马哈蒂尔的外交理念首先源自他的强烈民族主义情结和实用主义精神。在对外合作中,他素来以马来西亚的国家利益为重,并极其厌恶其他国家对马来西亚内政的指指点点。不仅如此,马哈蒂尔还对“亚洲价值观”有坚定的信奉,并积极提出“东亚经济集团”以落实“亚洲价值观”。其次,马哈蒂尔的外交理念中,包括贸易与投资等在内的经济内容处在核心位置,他希望在对外合作中实现马来西亚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再者,马哈蒂尔的外交理念十分强调马来西亚在外交层面的战略自主与独立,平衡而“不选边”,即通过多边与双边渠道拓展马来西亚在地区、全球层面的影响力。由此可见,马哈蒂尔外交所呈现出的特征基本可以概括为:“马来西亚第一”、重商重发展与积极有为的平衡外交,而这些则极有可能构成未来几年内马来西亚外交的总体趋势。

  “重商重发展”则意味着,马来西亚经济的健康发展和稳定构成马哈蒂尔与“希盟”执政所聚焦与关注的问题。因而,马哈蒂尔十分重视继续加强和现有国际经济合作伙伴的经济往来。基于这样的逻辑,马哈蒂尔才一再强调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支持,并认为中国是马来西亚的主要市场。显然,实现马来西亚的利益而最大限度地借助于“一带一路”倡议及中国市场则是马哈蒂尔接下来对华经济往来的核心内容与长期目标。

  具体而言,“马来西亚第一”内涵是丰富的,相关的对外合作协约既不能存在对马来西亚不公、不利的问题,又能够为马来西亚国家发展与社会经济进步带来切实的好处。

  “积极有为的平衡外交”是服务于“马来西亚第一”和“重商重发展”的。“马来西亚第一”包含着明确的实用主义哲学,实现马来西亚的国家利益是对外交往的出发点,因而马来西亚需要避免陷入大国竞争的漩涡,或对某一个大国过度的依赖。在马哈蒂尔看来,“重商重发展”也并不意味着马来西亚在对外争取投资与开展贸易时,就可以对某一个大国产生依赖,因此他强调“希望与所有国家保持友好关系与扩大贸易”。

  6月10日至12日,93岁的马哈蒂尔前往日本进行访问。安倍政府对这位昔日“前盟友”给予了热情接待,并有意拉拢马哈蒂尔一起应对中国日益增强的“区域影响力”。对于马哈蒂尔来讲,日本诚然是值得“向东看”学习的对象,但却并非中国的“替代者”,毕竟驰骋马政坛数十年的马哈蒂尔在外交方面有独到的理念。

  虽然这样,中国却不应该对作为政治家的马哈蒂尔感到陌生,也不能忘记这位“中国人民敬重的老朋友”在“向东看”的同时,在发展对华合作与友好关系方面也颇有建树。中国不应因短期内的项目重新审查而忽视马哈蒂尔外交所带来的机遇,比如他对TPP有重新审视的想法,并重提“东亚经济集团”计划等。目前来看,中国与马哈蒂尔这位老朋友的沟通渠道是顺畅的,中马也都有意通过沟通与对话来处理双边课题。鉴于此,中马两国关系“提质升级”很有可能在马哈蒂尔新任期内获得发展新动力。▲(作者是广西民族大学马来西亚研究所所长)

  “政治地震”

  “他以一双铁拳统治马来西亚超过20年,在放弃权力之后扮演了政治造王者的角色,然后在92岁高龄时迅猛出击,在一场令人震惊的政治竞争中废黜了现任总理纳吉布。这就是马哈蒂尔。”10日,美国彭博社在报道中开篇如此介绍马哈蒂尔。

  92岁,几乎所有媒体都在突出这一点。在10日胜选后的记者会上,面对充满期待的人群,马哈蒂尔不无俏皮地说道,“是的,是的,我还活着”。西方媒体称,对马新领导人的健康状况有不少忧虑,关心这位政治老兵能否胜任。今年3月,马哈蒂尔曾表示,“有两种年龄,一个是时间上的年龄,一个是身体上的年龄,就健康问题而言,我还不老”。

  92岁的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昨天深夜宣誓就职,成为该国第七任总理,也成为世界上年龄最大的政府首脑。10日早些时候,他在议会选举中获胜的消息震动世界,这是马来西亚反对党60年来首次赢得大选,前总理纳吉布及其政党因民生问题以及旷日持久的腐败指控而落败。马哈蒂尔曾在1981至2003年执掌马来西亚,被称为该国“现代化之父”,他坚持“亚洲价值观”,常抨击西方强权。此番深夜就职凸显马哈蒂尔的急迫感,英国广播公司称,他面临的挑战如“排山倒海”。西方媒体试图借马国选举给亚洲上“民主课”,警告柬埔寨、泰国、菲律宾、新加坡等国。纳吉布时期,中马关系热络,马哈蒂尔10日表示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但称将重新评估纳吉布时期的对外项目,包括与中国的部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0日表示,中马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和利益,这值得双方共同珍惜和维护。

  马哈蒂尔最耀眼的光环是“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从1981年开始担任马来西亚总理,执政长达22年107天,创下该国纪录。生于1925年的马哈蒂尔,在步入政坛前行医,故被称为“马哈蒂尔医生”。他1964年加入现为执政联盟中最大党派巫统,同年当选国会议员;1981年成为巫统主席,成为马来西亚第四任总理。其间,他成功把马来西亚由第三世界国家,发展成新兴发展国家。2003年,马哈蒂尔退休,但仍关心时事,2016年他以纳吉布卷入贪污案为由退出巫统,此后呼吁纳吉布下台,继而与安瓦尔冰释前嫌,代在狱中服刑的安瓦尔带领希望联盟参加大选。

  “对于‘一带一路’,我们没有问题……我们支持‘一带一路’。”在10日的记者会上,马哈蒂尔表示。他称,尤其支持连接中国和欧洲的铁路。据马来西亚《今日大马》报道,他表示,希望联盟政府将研究马来西亚与中国的贸易协定,如有必要,希望联盟将与中国协商修订相关贸易条款,“首先,我们需要深入研究所有前任政府所做过的事情。不只是有关中国的部分,我们需要研究所有的东西……如有必要,我们将会(与中国)重新协商相关(贸易)条款”。此外,马哈蒂尔还表示,我们只是不想看到这个地区有太多军舰,军舰将吸引另外的军舰,这样地区会变得紧张。

  台湾《中国时报》10日称,曾批评中国人抢走饭碗及扬言重启南海谈判的马哈蒂尔在10日胜选后的记者会上逆转立场。

  挑拨中国与马来西亚关系的媒体看上去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对于即将组建的马来西亚新政府称可能将与中国就此前已签署协议中的部分条款重新进行谈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0日表示,中方相信马来西亚将继续保持稳定和发展。我们愿同马方一道,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推动中马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持续发展,进一步造福两国人民,促进地区的稳定与繁荣。

  西方媒体急不可耐地给亚洲上“民主课”。“德国之声”操心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能否成为“民主之父”;英国《金融时报》10日断言,此次马来西亚选举是“亚洲民主的胜利”:孟加拉国的民主几乎崩溃,缅甸政权看上去牢牢掌握在军方手中,泰国处在军政府统治下,越南仍是共产主义国家,洪森在柬埔寨恢复了独裁统治。《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称,对马来西亚令人吃惊的选举结果,像柬埔寨和菲律宾这样的亚洲反民主力量应给予注意。文章还称,既然奉行沙文主义的马来西亚人都能如此与巫统决裂,那么被人民行动党一直统治的新加坡为何不能变得更现代、更精致?

  新加坡亚太问题分析人士鲁本·亨茨10日对《环球时报》驻新记者表示,马哈蒂尔是政治强人,也曾说亚洲需要政治强人,如果他执政,亚洲又多了一个杜特尔特式的人物和领袖,而多彩的政治人物重新执政,这个世界可能变得更热闹。鲁本说,马哈蒂尔以敢于批评西方强国闻名,他曾著述《亚洲能够说不》,认为要想实现亚洲共赢,亚洲各国就应该用一个声音说话。

  作者: 张灏 辛斌 萧达 李珍 谭福榕 崔杰通

  “我们不会寻求复仇,我们想要的是恢复法治。”马哈蒂尔的讲话在记者会上获得掌声,此前他曾表示,将把前总理纳吉布绳之以法。对于民众反对的商品服务税,他称将会取消。马哈蒂尔还表示,新政府会寻求释放以及全面特赦前副总理安瓦尔——安瓦尔因鸡奸罪被判刑5年,下月8日出狱,马哈蒂尔之前表示,自己只会作为过渡总理。

  谁是马哈蒂尔?10日的国际媒体上,以此为题的报道比比皆是。这一方面是因为吉隆坡上演的政治剧扣人心弦,充满爆点和意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马哈蒂尔“不做大哥好多年”,本世纪初下台之后留下的“传说”被时间反复冲刷而淡化。

  日本电视台10日称,马哈蒂尔今年5月接受日本富士电视台采访时曾批判对中国过度依赖的纳吉布政权,如今执掌马来西亚的马哈蒂尔今后的对华政策可能发生变化。对日本抱有好感的马哈蒂尔执政,对于日马关系发展来说是十分有益的事情。同日日本富士电视台称,马来西亚在南海沿岸国中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如果马来西亚拒绝中国在南海的方针,则能够成为遏制中国南海扩张的有效力量。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10日回顾道,1981年马哈蒂尔就任总理伊始,就决定拒绝出席在澳大利亚举办的英联邦国家峰会,并定调澳大利亚不属于亚洲。在澳总理霍华德时代,马哈蒂尔更是怒批澳大利亚的观点只代表美国的立场。

  马哈蒂尔10日的表态似乎印证了香港《南华早报》6日的一篇报道:“中国的钱是个问题?在马来西亚,只是在选举时如此。”这篇报道称,马来西亚选民更为关注的热点问题是飞涨的物价以及不受欢迎的商品服务税。

  “谁是马哈蒂尔”

  新加坡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康端严1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短期来说,马哈蒂尔可能针对性地对某个大型计划的投资内容款项等有些评估或谈判的可能性。但长期来说,对中马建立起来的经济合作不会有结构性影响。原本希望联盟执政的槟城与雪兰莪本身就是欢迎中国投资的地方。

  “92岁前马来西亚总理重返政坛,震惊世界”“令人眩晕的胜利”“东南亚的政治地震”……10日,类似报道充斥着世界媒体。英国广播公司以“新天新地”形容“马哈蒂尔时代降临”。报道称,在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的222席中,马来西亚反对党派组成的希望联盟加上其支持的独立参选人共取得122席,原执政的国民阵线取得79席。这将是自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成立、英国殖民状态终止以来,马来西亚首次实现政党轮替。

  上周,马哈蒂尔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如果从中国对马投资中什么也得不到,那我们就不欢迎他们。”他还提到,如果他赢得大选,将确保同所有国家“友好”的前提下,重启就南海相关权利的谈判。泰国《曼谷邮报》9日转载美国彭博社的一篇报道,题目就是“马来西亚对中国投资疑虑日增”。报道称,中国对马来西亚的影响力成为马来西亚选举中竞争最激烈的问题。文章还称,中国的投资已经进入马来西亚的工程项目、制造、能源、金属、电子商务等领域。马来西亚人担心对中国的资助马来西亚人是否具有偿还能力,中国公司用本国的工人、材料和装备,而不是依赖当地,此外,中国在马房地产投资引发嫉妒、主权担忧和偶尔出现的歇斯底里情绪。

  “现在媒体的头条都聚焦在马来西亚反对派历史性的选举胜利,但随着一天天、一月月的过去,同样重要的将是关注该国在新阶段的不确定性,这次选举结果对于马来西亚国内以及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10日,美国《外交学者》载文评论。

  马哈蒂尔:支持“一带一路”